解码安道麦:中国化工旗下农化板块的世界野心

沈述红2019-01-14 11:1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沈述红 2017年,沙隆达与安道麦完成合并后,新公司成为全球农化市场第一的非专利类用作物保护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此后,“湖北沙隆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沙隆达)”更名为“安道麦股份有限公司”,公司高管也迎来更替。2019年1月10日,公司的证券简称由“沙隆达A”、“沙隆达B”变更为“安道麦A”、“安道麦B”。

1月10日晚间,安道麦再次发布公告,称拟收购ST辉丰(002496,SZ)所持有的农化相关资产,以提高其全球及中国的业务。有券商分析,安道麦将继续后向整合,进一步增强全球及中国的业务。

作为中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化工)旗下农资唯一上市平台,安道麦近年来的一系列并购整合,都映射着中国化工希望展现全球农药变革中的中国力量,实现中国农化产业逆袭、重塑中国农化版图并进军国际的野心。与此同时,安道麦国外的高管团队未来将如何适应中国资本市场及中国农业发展的特色,也是一个备受外界关注的问题。

中国化工旗下农化板块的并购经

中国是全球第三大农化市场。一直以来,我国农化市场一直较为碎片化,企业众多,竞争激烈,且缺乏足够的壁垒。隶属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中国化工在近些年也迫切希望中国农化产业摆脱现有的发展困局,实现逆袭,并在此基础上进军国际、进军高端农化领域。

在重组整合方面,中国化工早已轻车熟路。无论是中国化工旗下农化公司沙隆达、安道麦之间的整合,还是在2017年以490亿美元的总交易收购全球第一大农药、第三大种子农化高科技公司——先正达,无一不说明了中国化工希望通过并购做想做大自己农化业务的野心。

安道麦独立董事、上海财经大学前校长汤云为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先正达、安道麦的并购之路虽然遇到了反垄断审查等多方面阻碍,但最终都顺利通过,他们与中国化工有很强的的互补性。中国化工自有的农药资产多为原药生产厂,安道麦为世界最大的仿制药生产商,先正达是全球最具实力的高端专利药生产商。通过一系列并购,中国化工拥有了一个完整的农药产业链,弥补了中国化工农化产业多方面的空白。

在收购先正达后,中国化工确立了其新目标:5年-10年内在中国和新兴市场国家再造一个先正达,销售额翻一番。而安道麦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翰林(Chen Lichtenstein)在1月10日也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未来5-10年之间,安道麦还将会有更大飞跃。“在中国化工集团内部,安道麦有很强实力,在非专利领域,拥有最好的端到端的优势,成长速度非常快。虽然跟先正达的业务模式不同,但也会努力找到非常好的方法来加强集团内部公司之间的合作,并实现快速发展。”

湖北沙隆达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58年,于1993年登陆深交所,是国内最早的农药行业上市公司之一。2005年,中国化工成为沙隆达的控股股东,为中国化工旗下农资唯一上市平台。在并购安道麦之前,这家公司业绩并不突出。即便在“全球农化二十强”中,外界也找不到他们的名字。据此前的收购报告书,截至2016年12月31日,沙隆达上市公司资产总额为29.85亿元,仅为安道麦资产总额的十分之一。

安道麦是一家发源于以色列的跨国植保企业,产品涵盖除草剂、杀虫剂、杀菌剂、植物生长调节剂,是全球第七大农药公司,也是第一大非专利农药公司。2011年,中国化工通过下属子公司中国化工农化总公司收购以色列上市公司ADAMA Agricultural Solutions Ltd. (即安道麦)60%股权。2016年,中国化工又以14亿美元收购安道麦剩余40%的股份。

同年,中国化工启动将安道麦注入A股上市公司沙隆达的重组计划。重组方案包括发行股份购买安道麦100%股权、定向回购注销安道麦间接持有的沙隆达B股,交易金额达184.71亿元,并募集配套资金19.83亿元,以解决上市公司同业竞争、母子公司交叉持股、国内产业园建设资金等问题,实现跨国农化业务一体化。

2017年,沙隆达“蛇吞象”收购安道麦目标达成。至此,中国化工旗下农化板块业务实现合并上市。通过重组,安道麦从国内区域型农化生产商转型为A股第一家跨国非专利作物保护公司,成功跻身国际农药龙头行列。这也是第一家跨国植保企业通过与国内上市公司合并,在中国证券市场公开上市。至此,公司原药自给率提升至40%,手握超过5000张的农药登记证,产品销往全球100多个国家,遥遥领先于其他对手。

合并后,公司在全球使用安道麦这一品牌和名号,由安道麦的全球管理层进行管理。深交所有关负责人表示,中国化工收购境外优质资产并注入A股上市平台,是境内企业在“一带一路”的背景下深度参与国际分工和产业并购的典型案例,也是资本市场推动国资国企深化市场化改革和扩大高水平开放的重要体现。

合并完成后的首个会计年度,安道麦实现营业收入35.23亿美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2.8亿美元,较备考后上年同期数据增长44.3%,业绩创下历史新高。2018年前三季度,安道麦业绩再次稳步增长,实现营业收入189.55亿元、同比增长3.05%,净利润25.42亿元、同比增长58.95%。

而此次安道麦拟收购辉丰股份所持有或控制的与农用化学品或农化中间产品的研发、生产、制剂、销售以及市场营销相关的资产,意在提高其中国的竞争力。

中信建投证券表示:“安道麦收购辉丰股份一方面是看重辉丰股份在咪酰胺、辛酰溴苯腈、氟环唑等原药方面积累的优势,将其加入公司原药库组合,从而形成更多的高毛利复配产品;另一方面,安道麦继续整合国内原药及制剂业务,其中中国农化下属制剂公司(包括江苏安邦、江苏麦道、江苏淮河化工等)产品组合进一步整合,此次收购辉丰股份将进一步加速制剂渠道的铺设,同时江苏制剂生产线逐步投产,公司将不断扩大其在中国的销售范围和销售量,凭品牌、技术、管理等优势加速中国制剂市场的市场整合。”

中信建投证券预计,收购ST辉丰旗下资产后,安道麦将继续后向整合,进一步增强全球及中国的业务。

全球化高管团队的独特经营样本

2017年,在沙隆达完成收购安道麦两个月后,沙隆达高管便进行了更换,例如聘任Chen Lichtenstein(翰林)为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Aviram Lahav(罗海维)为公司首席财务官,Michal Arlosoroff为公司总法律顾问。国外的高管团队未来将如何适应中国资本市场及中国农业发展的特色,是一个备受外界关注的问题。

对此,安道麦高级副总裁、中国区业务负责人安礼如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安道麦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公司,它既是一家跨国公司,也是中国的国有企业,亦是A股上市公司,所以它的特色在植保行业是独一无二的。负责安道麦全球化运营的CEO翰林在2013年已经担任了安道麦的股东和中国化工农化公司的CEO,所以从那时候起,他对中国的资本市场和产品市场就非常了解。我加入安道麦全球的团队以后,一方面融入了全球的团队,一方面更加根植于中国的市场。所以,安道麦的高管和人才团队是一种充分的融合。”

在2017年上市公司更换高管后,安道麦依然信奉中国业务由中国人管理的理念。目前,安道麦的中国业务由安礼如负责。“但是安总的工作也获得了来自以色列和全球其它地方同事的支持。例如,负责中国区运营的副总裁来自以色列,负责中国创新研发登记的同事来自欧洲,负责国内业务整合的同事来自于以色列,还有来自巴西的同事,他们都是各界最优秀的人才。我们现在从全球招揽最优秀也是最睿智的人才,并且充分利用这些最优秀的人才来服务于我们在国内的业务。”翰林解释,安礼如同样是安道麦全球集团的高管之一,每周都要参与全球高管电话会议,共同制定集团国内外发展战略。

在研发方面,安道麦也充分利用其全球化的资源优势,进行产品、创新技术和人才的补给和共享。目前,安道麦在全世界有三大化学研发中心,包括以色列、印度和中国。其中,中国研发中心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研发中心。但翰林承认,中国人拥有巨大的潜能。如今,安道麦的中国研发中心对公司核心战略,尤其是新品开发方面做出了非常重大的贡献。

翰林坦言,公司非常注重研发团队的共同协作。“如果一个产品有12步骤,我们可能会把5步放在以色列,5步放在中国,2步放在印度。这三个团队共同针对同一个原药进行研发。”

在他看来,在环保严政的影响下,农化新产品的研发步骤已经越来越细化,以使化学物质能更快分解、失效。“如果有人误食了这些含有农药的东西,这些农药中的有害成分会很快分解。”

谈及在中西方高管共同带领下的安道麦的发展前景,翰林称公司不会满足于世界第六,并相信未来5-10年间公司会有跳跃式增长。“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安道麦的增长速度是全球行业平均水平的三倍。原因在于,相比新引入市场的专利产品,有更多的产品专利到期,非专利市场的增长超过了行业平均水平。我加入安道麦是在2006年,当时我们的销售计划是17.8亿美元。到了2017年,我们的销售额是35亿美元,也就是说我们的业务体量在10年的时间里翻了一倍。排除在过去数年开展的一些小规模的并购项目,仅看有机增长,安道麦的增速是行业水平的2倍。而现在,我们的增长速度只会更快。”

同时,他认为中国农化公司的总和比全球其它国家的农化企业之和还多,但是这些企业大多在国外并无自有经销渠道,其出口量虽大,但主要是通过贸易商或者中间商来开展,大笔利润留在了中间环节。“在中国国内市场方面,2019年安道麦将覆盖21个省,通过本地的团队和本地的经销网络的健全,来销售更多具有全球品质的安道麦产品。”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较为乐观的发展期许下,留给这个特殊的高管团队的,还有更多的挑战。例如应对中国特有的资本市场制度、独特的农业发展环境,及其面临的环保问题等等。其中,我国提出到2020年化肥农药使用量零增长的行动。到2017年,农业农村部公布农药使用量连续三年减少,零增长目标提前三年实现。

对此,翰林表示公司非常支持这一政策,并表示公司在以色列的两大生产基地已经在过去15年完成了这一转型。目前,安道麦正在将其在以色列的环保经验和环保优势带向中国。“我们一直在追求更少的药量、更高的药效,这就需要更加努力创新,开发新技术、新产品,从而降低原药含量,实现相同药效”

同时,为尽量减少农化产品生产对环境产生的影响,其荆州生产基地的搬迁也在按照以色列的创新经验进行中。

华南新闻中心记者
深度聚焦华南地区证券、基金、上市公司领域。采访线索请联系:shenshuho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