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不良资产规模处高位 民营AMC聚焦新“打法”

胡艳明2019-04-26 20:09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艳明 2018年末,不良贷款余额达到2.03万亿,不良资产市场的市场格局再次引发关注。不良资产的市场随着经济周期的波动更迭,资产管理公司(AMC)从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公司处收购不良资产,然后处置回收。对于银行等机构或公司来说,可以加速不良资产处置,快速收回资金,投入到正常业务中;而对于AMC而言可以折价收购不良,处置资产回收资金后赚取一定价差。

在行业蛋糕变大的同时,不良资产处置模式也在不断革新,如债务重组、市场化债转股、产融结合基金、不良资产证券化、互联网+不良资产处置等创新模式不断出现,拓展了不良资产处置途径。

不良规模创近年高位水平

不良贷款余额在 2018 年末达到 2.03 万亿元,较 3 季度末有所下降,减少68亿元,但依旧处于近年来高位水平。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 1.83%,较上季末下降 0.04 个百分点。

从全年趋势看,不良贷款率从年初开始连续三个季度攀升,到 4 季度有所下降。1 季度不良贷款率为 1.75%;2 季度不良贷款率升至 1.86%,在连续9个季度稳定在1.75%左右之后首次出现上升;3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 0.01 个百分点至 1.87%;4 季度,随着国家一系列防风险政策出台,不良率有明显下降,为1.83%,仍处于近年高位。

商业银行五级贷款方面,近两年,正常类贷款占比有小幅度提升,关注类贷款占比则 一定程度的下降,不良类贷款占比升高。2018 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正常类贷款余额 105.02 万亿元,关注类贷款余额 3.46 万亿元,不良贷款余额 2.03 万亿元。

普益标准研究员夏雨称:“2019年,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的背景下,不良资产供给量有望增加。”

从不良资产供给角度看,夏雨认为,商业银行三类贷款增速上,不良贷款增速开始抬头,从2017年维持在12%附近,快速上涨到201·8年三季度的21.66%。未来不良资产包的形成或将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而保持较大的供给量。

从不良资产需求角度看,“4+2+N+银行系”的不良资产市场格局基本确定,变数仅在“N”(民营未持牌资产管理机构)。随着市场趋于饱和,夏雨预计,未来不良资产经营机构的数量将保持在较慢的增长水平。

处置手段多样化

非持牌机构通过设立不良资产投资部门或投资基金与上游供给方、中游服务商紧密合作,在全国各地收购不良资产包开展不良资产业务,再通过灵活的手段处置不良资产,在整个不良资产市场中亦形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作为一家民营AMC,汇银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银金控”)总经理马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每家公司的“打法”和模式千差万别。他向记者举例称,汇银金控收了某农商行的不良资产包,其中包括一户本金3300万,逾期九年以上的债务,通过正常的司法手段如诉讼、查封已经没有效果,债务人名下及关联企业名下没有可供执行的资产,法院作出了“终结本次执行”的裁定。

抵押物处置困难影响不良资产处置效果一直是影响不良资产处置的难题之一。但是汇银金控不断与债务人进行沟通,最终通过说服其调动(隐匿在)亲属名下的资产,签订还款协议,偿还了本金。“这是用民营AMC比较灵活的角度去清收。”马赛表示。

“有些不良资产是都能清回来,比如资产非常好,通过正常的查封、诉讼能收回;有的是谁去都回不来;比如说前面有30%谁去都能做到,后边30%都做不到;我们是做中间那30%-40%,这是体现我们比别的机构更有优势的地方。”马赛认为。据其介绍,目前汇银金控清收的无抵押贷款(本金)比例接近70%。

另外,在清收中,交易结构设计也尤为重要,马赛举例称,汇银金控曾经接手过债权本息共计2000万的债权,法院查封了债务人的资产,法院拍卖、变卖均流拍后,准备以2650万价格以物抵债。经分析判断,汇银金控预计该项资产市场可成交价不会超过2000万,汇银金控持有债权本息合计仅2000万,还有其他的债权人在后,汇银金控还需支付650万现金,以及以物抵债缴纳700万左右的税费。“也就是债权2000万,我拿了一个2650万卖不出去的实物资产,还要额外再支付大概1350万,仅剩下650万。”

最后汇银金控团队重新设计了交易结构方案,安排把资产抵债到一家第三方公司名下,完成操作风险的防范,然后由买受人承担所有的债权和拍卖资产之间的价差650万以及税费,但是买受人首付只有350万,尾款后续支付,最后以1750万价格成交。

目前,非持牌AMC主处置平台目前已达200多家。夏雨认为,非持牌AMC的最大优势在于市场化股权激励。随着业务发展,一些大型非持牌AMC逐步实现了跨区域经营,处置手段也愈发多样化。

处置模式创新

根据财政部《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资产处置管理办法(修订)》(财金[2008]85号)第十六条规定:资产公司可通过追偿债务、租赁、转让、重组、资产置换、委托处置、债权转股权、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方式处置资产。

除了传统的资产处置方式,不少市场人士认为未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应以投行的理念、工具、模式经营不良资产,通过债务重组、产融结合基金、市场化债转股、不良资产证券化、“互联网+”等创新方式积极参与运作,发现由于信息不对称而暂时被低估价值的资产,并嫁接资本市场,提升其内在价值。例如,中国长城总裁、执行董事周礼耀曾表示:“面对新形势,长城资产的不良资产处置模式,已经主要从政策性时期的‘三打’模式实现了向商业化的‘三血’模式转变。”

周礼耀称,所谓“三打”模式就是“打折、打包、打官司”。所谓“三血”模式,是指在长城资产商业化转型后,为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要充分发挥对实体经济的“输血、换血、造血”作用。即:从政策性时期单纯地收债“抽血”,到现在的先通过债务重组的方式“输血”,帮助企业改善负债结构、降低杠杆率,走出困境,再通过追加投资、资产重组、债权转股权等多元化的功能手段,帮助企业获取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有效资产,实现对企业的“换血”;最后,让企业恢复正常运营,在提升不良资产内涵价值的同时,助其恢复“造血”功能,实现转型升级。

“过剩产能的市场化出清、‘僵尸企业’的有效处置、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都需要通过资产重组、企业重组乃至行业重整,以化解存量资源中的供需错配问题。”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邓智毅认为。

目前,许多处置方式都在由传统模式向投行化思维转变。马赛在采访中也提到处置不良资产的两个行业理论:冰棍理论和劈柴理论,所谓冰棍理论——“处置不良资产就像卖冰棍。冰棍在手里时间长了,就融化了,不良资产也是如此。如果不能赶快处置,时间长了,就只剩下一根儿木棒了。” 劈柴理论则指的是家具劈了当柴烧。

马赛认为,投行化思维处置不良资产也是目前他们团队正努力实现的目标。“最关键的是怎么分辨资产,到底是冰棍,还是家具,这是最主要的,这需要很多年的从业经验和经历的人来判断,他还需要手上有相应的配套的资源、资金和技能能去帮助资产去提升它的价值。这个其实是我们非常想做的。”

金融机构新闻部记者
主要关注上市公司、证券、银行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