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5G手机终于要来了!但刚解决完发烫又出现新问题

沈怡然 王彤月2019-05-18 08:2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怡然 王彤月 7个月之前,vivo5G研发中心总监秦飞及其团队,终于将公司研发的第一款5G手机的样机向公众展示,但使用一个小时后,这款手机背面开始发烫,现场的两位工程师不得不在样机旁放置了小型的风扇。这正如在中国5G即将到来之际,5G手机作为一个概念,正热得发烫。

2019年被认为是5G试商用元年,资本市场上,第一次通话成功、第一款样机问世,再到5G临时牌照即将发放,每一则5G手机的消息或传闻,都驱动着5G板块的上涨;产业链上,从标准、方案制定、芯片投放,再到第一批手机即将入市,每一次变动都在提醒公众,似乎5G手机真的要商用了。

但这一批5G手机的核心参与方,包括手机厂商、芯片商、电信运营商却表示出谨慎态度。“每一项技术的迭代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希望消费者能切身体验当下的5G手机,它距离试用商用、商用还有一定距离”,秦飞称,这也是即便散热能力不佳,仍然选择对外展示的原因。

在去年11月首次展示5G样机之后,秦飞带着研发团队一直在与芯片厂商、运营商夜以继日地进行网络测试和技术改良。而作为电信运营商中国联通(00762),在3个月后开始向产业链发出需求的信号——作为5G产业链核心参与者,运营商需要采购手机进行端网测试以优化网络,并通过促销、建设体验中心,最大化地让公众了解并接受第一批5G手机。

今年3月,最新研发出的一批5G手机,开始走入运营商们的采购流程,并历经一个多月的网络测试和硬件优化。直到本月,部分运营商第一批5G友好手机已经到位,并在第一批体验中心外开放展示。

记者通过体验发现,这一批5G手机,外观、性能,已经基本达到稳定状态,但对消费者来讲,在内容和应用上,和4G手机相比,除了网速快,其他差异不大。

相比4G,5G意味着万物互联时代的到来,指向着一个万亿级规模的市场,并终将形成一个庞大生态系统,从基站设备、网络架构、到下游从消费到工业领域的无数个终端,5G手机相当于其中的一粒米。它只是因为产业链相对成熟而得以较早问世,但仍然只能孤零零地被摆放在各大运营商的5G体验台上,直到它能够与整个生态相联系,才有迸发出新商业价值的可能。

硬件难题

虽然目前来看,vivo公司基本优化了第一批5G手机的散热问题。但在秦飞看来,从研制到产品化的阶段,团队经历了一个艰辛的历程。

5月14日上午,秦飞在北京接受了经济观察报采访,这段时间,他所在的团队在研究院加班加点地在进行各项手机的优化工作。当日,在一千多公里以外的上海和杭州,该团队有十几位测试人员出差在外,和运营商做手机的网络测试。这些都是一部5G手机面世前所必需的工作。

两年前,vivo销售Xplay5旗舰机的时候,就已经着手筹备5G,并专门在北京设立了5G研究院,以便就近吸收人才,以及和与有关部门沟通,秦飞的工作是在这里负责5G基础技术的研究,和主导团队解决5G手机的一系列难题。

“散热是我们遇到的一个难题”,秦飞回想起去年11月展示5G样机的时候,工程师还要拿两个小型电风扇在一旁吹着,”因为手机一旦运转起来,温度就越来越高,当时来说如果不用外部手段辅助散热,可能不到一小时就死机了”。

然后秦飞开始利用这款“架着风扇的手机”进行测试,确认手机在什么使用场景下产生热量、以及产生多少热量,再据判断该如何把热量传导出去。除了安排工程师们优化手机的算法,秦飞还发现,因素之一来自射频耗电。

射频,作为用来接收无线信号的关键部件,对它的设计在5G网络的高度复杂性之下面临挑战:相比4G网络需要百兆的速率,5G网络将为终端带来数千兆比特的峰值速率和极低时延。

5月14日,记者在运营商处体验了一部华为Mate20X5G手机,下载速度在700Mbps左右,虽然难以达到1Gbps以上的理论峰值,但已经可以用22秒在该手机下载了一部《王者荣耀》手游,而同样的时间内,而同款4G手机只下载了1/10。“5G网络的复杂性,为5G终端的射频设计带来极大挑战”,高通产品市场高级总监沈磊称。高通为今年上市的几乎所有的5G手机提供5G解决方案,沈磊则负责公司在国内5G连接产品的客户沟通,他认为,5G终端的射频设计是从芯片商到手机厂商面临的共同挑战,这背后意味着外形尺寸、功耗控制和续航时间的挑战,并且已经向手机客户提出了一系列解决方案。

同时,秦飞的团队重新设计手机的散热结构,并引入新的散热材料,经过了一两个月的研发,终于在今年4月第二次展示中,最大化减轻了散热问题。

网络覆盖

5月14日,中国联通全国第一批5G友好体验中心在北京正式向公众开放,即日起公众可以到店体验最新一批5G手机。

经济观察报记者经过体验发现,如今这一批5G手机已经能正常使用,在使用视频、摄像、游戏功能的过程中均没有出现明显发热现象。在手机的通话、摄像、游戏、视频等功能上体验流畅。

体验中心地点在北京西单地区君太百货1层南侧,设立在中国联通一家营业厅内。若5G临时牌照在年中发放,这批手机将有可能在下半年被投放入市。

由于在天花板安装了一台微型基站,这间约100平米的体验店内完全覆盖了5G网络。当前,运营商们一个共同战略是,整体从人力、财力、网络的资源投入,到对未来行业应用的研究,都在向5G倾斜。

伴随着运营商不断推进5G网络试点,这样的微型基站已经悄然布满了很多室内场所,它们多数被放置在天花板,以便和人类活动保持距离。

而在大街小巷,运营商则采用网络覆盖面更大的宏站建设。联通手机部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中国联通在北京四环以内大部分区域已经实现了的网络覆盖,虽然不能做到该范围内每个地方都有信号,但是在主要地区,比如长安街一路过去,都是有5G信号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用户可以购买5G手机,体验台上,对于第一批备受公众期待的5G手机,仍然看不到标价。对此,店长解释,目前临时牌照尚未发放,手机处于友好体验阶段,所以不会直接销售。

现场一位联通终端部门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一方面,按照国家规定,运营商没有获得工信部的5G临时牌照之前,是没有入网许可证的,也就无法直接销售手机。“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手机价格相对较高”,该人士称,目前整个5G手机产业链都是稀缺状态”。

对于价格,目前中国联通方面没有公布单只5G手机终端的成本价,不过记者查询公开材料获悉,中国移动曾招标采购国产5G手机终端进行5G测试,采购价是平均一部手机一万元。

秦飞表示,“初期的测试样机的单台成本的确接近万元,因为产业链整体没有形成规模效应,一些关键的零部件都是向供应商定制化采购的,成本很难降下来”。

基于此,秦飞的预测是,即便今年下半年会有第一批5G手机入市,也不会给公司带来太大的销量提升,除了运营商会采购一部分之外,其它可能会有一些发烧友用户愿意买来尝鲜。

探索应用

尽管外界的期待是,5G指向的是一个万物互联时代,手机作为终端之一,在与万物的实时连接和数据互通中,扮演一个新的角色,进而迸发出新的商业价值。

这和现实形成了鲜明对比,从这家体验店来看,这一批5G手机并没有实现内容方面的新玩法,没有实现与任何终端的互联。在体验台两侧各放着一排货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品牌的智能音箱、智能耳机、扫地机器人等,展示着消费者未来的居家生活,但在这样充满科技氛围的体验厅内,手机仍然是孤零零的一个终端。

即便如此,手机厂商也在加快节奏,在今年2月25日MWC世界移动大会上OPPO、华为、小米也公布了公司的首款5G手机。在秦飞看来,一方面是外部环境驱动,希望自己的手机领先,在5G时代拥有更多话语权,要冲到最前面去。

另一方面,在手机庞大产业链的下游,正在围绕未来手机场景进行探索,以求拓展出下一代手机的新玩法,而这一批5G手机到位,让运营商有了设计商业模式的可能,同时,围绕着手机应用场景的内容商,也拥有了发明的实验基础。

对于未来5G手机资费模式,一位来自中国联通手机研究人士在4月对经济观察报表示,5G手机原有的流量计费模式、资费套餐等都会更改,从4G过渡到5G的通信条件,手机会经历从数十兆到千兆的流量变化,但用户并不会因此付出更多的数据流量费。

但具体如何收费,该人士称,目前部分运营商已有这方面的设计和策略,只是在5G临时牌照发放之前不能公开。

同时,面向行业用户的体验渠道已经开放,根据公开材料,近日,中国联通在“5G友好体验用户招募活动”中,推出了“5G先锋权益包”,选择将不限量、不限速的5G网络体验服务、AAA靓号及专属VIP服务、专属5G技术服务等权益,打包向行业用户开放申请权益,这些用户包含互联网、游戏、远程医疗、教育等行业的内容和应用服务商,可以在特定条件下利用5G手机进行场景设计。

一个重要的行业客户来自人工智能企业,目前商汤科技与多家国产手机厂商合作并落地了人脸解锁、人脸支付、手势识别、AR特效、双摄虚化等功能,而该公司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对于5G手机的AI功能,产品团队的研发工作也在计划中,未来会有更多新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落地。

5G手机的诞生凝结着一个复杂技术族群,从实验室进入到公众视野,带着与无数行业的接口来到这个世界,它的目的不是为了孤零零地立在某家营业厅角落的体验台上,而是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以与4G手机完全不同的角色,融入消费者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