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硅谷如何吸引顶尖人才

珍妮·哈里斯2014-06-07 00:12

作为知名高科技公司云集之地,硅谷拥有苹果(Apple)、思科(Cisco Systems)、谷歌 (Google)、惠普(Hewlett-Packard)、财捷公司(Intuit)、甲骨文(Oracle)和雅虎(Yahoo)等顶级IT公司,这些公司的成就和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越旧金山湾区。

但真正带动硅谷IT公司发展的是各种人才,一个令人称叹的群体。总体上,约45%的硅谷人口至少拥有学士学位,而美国总人口中这一比例为28%。近20%的硅谷人持有研究生或其他专业性学位。硅谷吸引着来自全球的人才:逾60%在硅谷科技和工程领域工作的毕业生出生于美国本土以外。这种多元文化激发了各种不同的创意。

全球其它地方、其它行业也期待着这种不同寻常的创新精神和企业家精神。几乎全球每个地方都想成为“下一个硅谷”。各个行业的IT高管们希望效仿硅谷,点燃员工的某种激情和创意。

但是,他们能做到吗?

最新一项埃森哲调查显示,高科技公司建立和培养的独特文化是硅谷成功的秘诀之一。软件即服务供应商 Workday公司首席战略信息官——史蒂文·约翰(Steven John)用海岛生物作比喻,“硅谷如同塔斯马尼亚岛或马达加斯加,这儿的生命形态与其它地方不同。”

我们采访了硅谷30多名非高科技行业的技术高管,包括高乐氏(Clorox Co.),盖普(Gap),CAMICO互助保险公司。我们发现,这些公司纷纷效仿高科技公司吸引顶尖人才的文化。从这些访谈中,我们可以获得一些洞察,了解其它行业和地区的IT部门是如何吸引及保留公司未来增长和成功所需人才的。

我们研究发现,在员工和企业文化管理方面,硅谷高科技公司及其主管们特别擅长管理五种看似矛盾的现象。

闲散——但随时准备行动

从随意的穿着到咖啡店内随处可见的闲逛者,凡是到硅谷参观的人,无一不对加州这种固有的闲散生活方式印象深刻。然而,闲散只是故事的一部分。实际上,在闲散生活方式的背后是疯狂的产品开发速度和严苛的交付期限。很多公司产品研发周期都是以周来计算的,而不是月。

但真正驱动硅谷公司发展的,是强调快速完成任务而非纠缠于每个潜在的瑕疵。Facebook墙上标语“完成胜过完美”即是对该种态度的总结。根据我们的调研,认同此方法的硅谷科技人士是其它地方的两倍。

同样,硅谷公司无法忍受官僚主义或其它任何束缚企业迅速发展的事物。近60%的受访者认为,在决策速度方面,自己公司要胜过其它公司,而且制约因素更少。相比之下,仅三分之一强的非硅谷专业人士对本公司持类似看法。

试验、渐进式、迭代创新往往受人追捧,人们并不提倡在项目之初就搞定一切。在硅谷,常见的口头禅是“行动,试验,改进”。

其它行业的公司如何效仿这种试错文化?当然,我们无法向普通市场发布测试版的汽车安全气囊或喷气式发动机。但对于其它行业的IT高管而言,在进行决策或产品及软件研发时,可以效仿这种“测试版”态度。

在硅谷,快速而敏捷地决策胜过缓慢、按部就班得来的共识,特别是在这种一夜之间某些产品就有可能销声匿迹的环境。而对于新产品利润空间逐渐缩小的行业而言,这点同样适用。建立一个快速反应,勇于承担风险的企业文化,以及快速的产品研发流程至关重要。

以位于奥克兰旧金山湾东部的高乐氏公司为例。该公司有100年的历史,主要生产清洁用品。公司IT部门现采用一种敏捷式(scrum-style)软件开发模式,在这种管理模式下,软件开发者经常与业务部门的同事坐在一起,向他们展示应用程序的进展,并听取他们的意见,从而让最终产品更符合业务需求。高乐氏首席信息官拉尔夫·劳拉(Ralph Loura)表示,“我们奉行的是,先迅速拿出一个初步方案,然后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并在下一阶段完善它。”

忠诚——但独立

硅谷到处都是敬业的专业人士。他们经常长时间在办公室和办公室以外的地方工作。71%的受访者表示出对雇主很高的忠诚度,这一比例远远高出其它地区。其实,他们较高的忠诚度更多源于对工作本身及同事的热爱,他们的奉献精神源于对技术未来前景的憧憬和执着,相比之下,为之效力的公司只是实现这一伟大事业的载体。

这也是为什么硅谷人随时准备跳槽的原因,特别是面对那些与顶级人才合作的工作机会时。硅谷人更像自由的合同工,在不同工作间转换。这就使硅谷成为一个具有高度流动性的人才库。相比其他地区,硅谷的专业人士更乐于接受来自其他公司的邀请。在硅谷,逾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可以在两个月内轻松找到工作。

虽然不是每个行业都希望有这么高的人才流动率,但是我们研究显示,很多公司认识到让人才和创意流动起来的价值,即使这种模式只是在内部实施。比如,在访谈中,有些CIO会建立一种鼓励IT人才与工程技术人才互相流动的组织架构,让公司上下可以自由地分享人才和创意。

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发现,有些CIO还会有意地将外部客户的观点引入到工作中。巴斯克·伊耶(Bask Iyer)2011年加入位于加州森尼维尔市的瞻博网络(Juniper Networks),担任CIO一职,此前他供职于霍尼韦尔国际公司(Honeywell International)。他有时要求工程师进行换位思考,如果他们以后成为某家公司的CIO,会购买哪个公司的产品。伊耶说,这个方法可以打造工程师领导力,避免内部视角带来的局限,工程师们可以更客观地看待产品。

竞争——但合作

虽然硅谷高科技公司和硅谷人之间是无情的竞争对手,但他们之间的合作也无处不在。硅谷人非常注重团队合作。我们发现,相比其他地方的人士,硅谷人在选择工作时,更看重未来的合作者是谁,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们的决定。

鼓励内部合作有益于任何公司和任何行业。比如,盖普公司首席信息官汤姆·凯撒(Tom Keiser)拆除了IT部门的固定办公座椅和高墙隔断,以提供一个开放空间,集思广益。这种办公室设计旨在鼓励协作、面对面交流,已被众多行业广泛采用。

与公司以外的人士交流也非常重要。积极参加开源项目的硅谷IT人士是硅谷以外地区的两倍多。

硅谷的这种协作氛围,还得益于硅谷人积极培养和加入同行人脉网络的习惯。大部分受访者认为,相比其它地方的IT人士,与机构内和机构外同行联谊是硅谷人获得成功的重要因素。脸谱首席信息官蒂姆·坎波斯(Tim Campos)肯定了这种人脉关系的重要性:“这是头等要求,我能在公司内完成任务,因为我知道在公司外找谁帮忙。”在硅谷,人们往往依靠人脉寻找新工作,而非猎头公司。

这些人脉网络构成了重要的硅谷亚文化,在朋友圈中获得他人的接受和认可有时比老板或同事的认可更重要。比如,逾三分之一受访硅谷专业人士表示,他们愿意帮助朋友圈中的人,即使这种做会有损其公司的利益。

高科技领域以外的高管也追求这种同伴网络模式。高乐氏首席信息官拉尔夫·劳拉强调:“人们从这种人脉关系中,可以丰富创意来源,增加创业机会。在这里,人们可以接触到大部分风投公司,人们忙于解决当今科技难题,这点非常珍贵。”

比如,劳拉利用他的人脉与数个硅谷初创公司合作,借助这种方法,很多难题迎刃而解。

与一家硅谷科技公司首席信息官共进了一次早餐,就帮助劳拉解决了一个困扰良久的问题:当有些项目被调到优先列表末尾时,如何激励情绪低落的项目经理。那位CIO一句话就点醒了他,那就是开诚布公地沟通。劳拉开始用视觉化的工具向经理们展示,为什么有的项目要优先考虑。他说,“这样一来,即使他们不高兴,也可以了解背后的原因,并站在公司角度支持上述决定。”

务实——但乐观

硅谷专业人士非常务实,因为他们深知成功来自无数失败。他们视失败为一个必经阶段,一个学习、成长和改进的机会。但是,在这种务实态度之外,硅谷人还有一种固有的乐观精神:竭尽全力,采用正确的方法和人才,大部分问题最终都能解决。

务实且乐观的精神让硅谷从两方面受益。首先,为硅谷注入一股顽强的韧性和革新能力。在硅谷,人们失败后会立马站起来,拍拍尘土继续前进。第二,鼓励一种谨慎的风险偏好。逾半数参加埃森哲调查的高科技人士认为,自己的公司是高风险偏好者,而只有四分之一非硅谷公司持此观点。

鉴于硅谷高科技行业的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勇于冒险是一种顽强的务实精神。正如脸谱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所言,“不冒险就是最大的风险。这是个快速变化的世界,不冒险必定失败。”

外在激励——且内在满足

在硅谷,巨大物质奖励激励着人们,但他们同时也深深被内在成就感所激励着。埃森哲调研结果显示出这个特点。大部分硅谷IT专业人员认同挣钱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但是大部分人也承认,他们宁愿薪酬少点,只要工作本身可能激励他们,帮助他们在专业领域成长,为公司创造价值。

硅谷人注重智力激励,勇于接受挑战,用创意去解决困难,这就足以解释为什么存在这些相互矛盾的方面。近一半受访的硅谷专业人士说,他们在业余时间钻研技术项目是为了“获得乐趣”。

因此,对于任何公司而言,满足员工内在需求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提供具有挑战和报酬丰厚的工作。一位科技行业高管总结道:“对员工说的第一件事就是,‘伙计们,我有一个好活派给你们,一项能证明你们自己的工作。’”

CAMICO互助保险公司也深知珍视员工创意的重要,该公司位于加州圣马特奥市,专为注册会计师(CPAs)提供服务。受到硅谷企业的启发,该公司首席信息官从下至上推出一个员工激励项目。他们从仅有13人的IT部门开始,尝试新的创意。公司IT和电子商务部副总裁杰各·兰德哈瓦(Jag Randhawa)说,光是纸质文件电子化建议,每年就为公司节省30万美元。

回到之前的问题:其它地方的IT高管能否复制硅谷高科技公司独特的企业文化?

该文化的某些要素是无法复制的,也不应该被复制。企业不会鼓励员工降低对本公司的忠诚度,或是为了帮助朋友而置本公司利益于不顾。另外,整个硅谷闲散和乐观的气氛也是加州所独有的,无法轻易复制。

但硅谷及其周边的非高科技公司的经验表明,其他行业的公司也可以建立起这种吸引顶级人才、增加竞争力和创造力的企业文化。

本文列举的一些传统行业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开放合作,快速产品研发,消费类电子产品(比如平板电脑等)的使用,在合作中大量使用视频会议等等。这些都标志着这些有着数十年历史的老牌公司正变成“很酷”的工作场所。首席信息官们可以通过鼓励开源项目和众包项目来吸收新创意、新技术及人才。

“我想这种新工作环境对于90后,00后以及未来新生代雇员更具吸引力,”高乐氏的劳拉说,“他们追求一种与众不同的工作环境。”

这种环境对雇主同样重要。因为在数字时代,IT部门不再仅仅是一个后台部门,IT本身就是商业。其他公司需要向硅谷高科技企业学习,否则,在面对来自硅谷高科技公司的竞争时,他们将打一场无准备之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