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商名人堂|听李宁讲述重启“一切皆有可能”

2015-08-10 15:21

 

《华商名人堂之对话李宁、张维迎》系列之一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现在是我们经济观察报和经济观察研究院联合推出的一个高端对话节目,叫《华商名人堂》。我们今天请到的,一位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张维迎教授。另外一位是体操王子,著名的运动员李宁董事长。我们今天所在这个地方是李宁公司,李宁董事长的办公室。李宁公司是我们国家体育产业的龙头企业。李宁也是第一个运动员的品牌,也是我们第一个下海做体育产业的运动员,也是中国的第一个体育产业的品牌。我们今天三个人有一个对话,主要是围绕着李宁公司的25周年展开的。

“一切皆有可能”源于体育精神,是李宁品牌发展的DNA

新望:张教授讲到的企业家精神里面有一条,就是对人性的深刻的把握。我就马上想到李宁公司最初的口号叫一切皆有可能,曾经提出过这个口号很响亮,好像中间有一段有点淡化,我们想听听这个故事。

李宁:其实一切皆有可能,在我们这块来讲,更多的是跟运动员进行结合。运动员的精神本身来讲也是,通过运动可以激发自己的想象力。很多时候人们的超越是因为他有这种想象力,他才会去超越。他不敢想,他不可能去找到超越的那个方法路径,所以首先是激发想象力。第二个就是勇气,作为运动员应该敢去尝试,敢去追求的勇气,这是对于一切皆有可能我们的理解。

新望:第一个是想象,第二个是勇气。

李宁:我想这种运动的特质,可能是这家企业因为我而起,而我又是因为有运动的经历,受到了运动精神的训练培养,所以我希望李宁的企业,它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有这种追求的勇气和能够激发想象力的环境,这就是我们提出一切皆有可能的口号。今天我们其实整个社会也是在巨变,我们讲到互联网时代,其实互联网时代带来更多的也是在激发我们的想象力。很多事情是人们想象不到的,有些人想象到了,他就把它变成了现实,给大家带来了受益。这种想象力到底空间在什么地方?你是不是能够跨,你一跨实现了互联网的价值。你说跨界很多时候将一个不搭边的事情,他能够独立起来,能够产生效益,其实这里面就是他的想象力被激发出来了。所以我觉得到了今天,我们要重新开始发扬我们一切皆有可能的口号,我觉得更符合我们的理念,在下一步继续创新的动力。

张维迎:我理解的一切皆有可能,它不只是说的公司精神。这个公司生产这个产品,它本身要结合客户的想象,好比我穿着李宁牌鞋的时候,这双鞋也有一种精神在里面,我也在想象,我不是指单独的一个产品。现在每一种产品,不仅是物质形态满足我们生理欲望的东西,它本身另外一种层次。

新望:我觉得不光是在销售李宁产品,在销售这种一切皆有可能的精神。

张维迎:对。包括像苹果手机,当你用这个苹果手机的时候,又能打电话又方便,不光是那个东西。它给你自身是一种精神上的释放,我现在说对于每一个好的企业,它生产的每一个好的产品,它一定有这种企业本身的精神给消费者。

新望:这个解释我觉得非常好,李宁董事长还在频频点头。

李宁:其实我自己是这样的,我也希望我的员工是这样的。同时我们在跟市场交流的时候,我也希望把这种价值观传递给用户。

企业家精神不可替代、企业发展DNA不可替代

张维迎:我想这个东西,因为企业做大肯定大量的东西要靠这些管理者来管。但是你这种精神还是企业家精神来支配。

新望:这个是不代替的。

张维迎:对,一个好的公司和一个一般的公司,相差不到5%,那95%的事都是这些人都能做的。但是那5%的差异,甚至还不到5%,只有2%、3%的差异就是企业家精神的差异,那么如果你这两个东西协调好了,这个企业就可以不断的往前走了。但是如果那95%的东西把企业家精神也淹没掉了,那我觉得这企业就很快不行了。我们过去讲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时间,但是最后还是不行的。所以我说那个2%、3%,不到5%的这种企业家精神对企业成长最关键的。所以我们从教科书里学习的东西都是那95%,5%的那个是学不来的。

李宁:另外,职业经理人通常来讲都希望能够做一个大家都看得懂的,大家都能认同的事,你这样才能够推行下去。但事实上这个市场机会,市场投入和风险的把控,或者说这种想象力,它不是大家人人都能够看得到的。如果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他看到了,他愿不愿意承担这个风险,这个风险对他的职业压力很大,他做不好这个,就没办法再到第二家去了。但是作为一个企业家他不会到第二家,他看到的更多是正面积极的,他认为这种就是机会,他就会去承担这种风险。

张维迎:职业经理人在市场上是有价码的,这个价码也是有业绩的。企业家是没有价码的,你没有办法给他定价,只能被人拿走了剩下就是他的,剩下了就有了,剩不下就亏了。所以这个我觉得很重要,职业经理人管理的东西都是可量化的。我们看日本的企业,我一看为什么日本企业现在出这些问题?战后一批真正的日本企业家在管企业,从80年代后期开始这些都推下去了,然后都变成一帮职业经理人管理,这些人管理以后,他首先要避免分歧,然后任何一个决策,开了好多会,专家来弄。你看韩国的企业,为什么三星企业起来了?他就是一个老板,他把一百个亿美元的投资,他说砸就砸下去了,这个砸准了,成功了。像日本的企业已经没法做这种决定,一百亿美元的投资,一个人能够说了算,不可能的事,所以慢慢就出现问题了。所有的国家都面临这个问题,但是你看美国这个体制,它不断有新的企业家精神出现。

新望:我看通用、福特、英特尔、微软,它一代一代的企业家,包括企业总部里边宣布,把这些人都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这个好像是企业家的位置比较特殊。

张维迎:这个有好多的经验可以借鉴,确实有时候过分的依赖这些人的管理,你认为我的公司已经走向正轨了,火箭把卫星送上轨道去了,火箭就报销就完了,不是这样的。它总需要那个推动力,你永远也不可能把一个企业送到一个轨道上去。

李宁:问题是进了这个轨道,你在转的时候,结果轨道变了,你没变轨道变了。所以现在自从我回来以后,对一些重大方向性的业务可以直接进行执行。过去来讲可能就可做可不做了,首先看有什么风险,风险小做,风险大就不做了。所以你的机会就会越来越少。

张维迎:还有一点,因为上市公司都面临这个问题,三个月一公布业绩,大部分人是经受不住这个压力的,所以只有极少数人能经受这种压力,包括企业家精神也是,它可以经受得起短期的这种压力,一般人真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