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丰田悲鸣”到“日本病”

    所谓“日本病”,可以概括为以下三点:第一,当事者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第二,当事者也知道如何开出处方,改正错误;然而第三,当事者却无法着手改正错误(无法实施)。

    专栏
  • 你为什么富有但不幸福

    买保险和信迷信,在心理效果上类似,只是一个要付费,一个只要“信则灵”

    专栏
  • 日本最大的缺点是没追责机制

    忘却过去的人极易重复过去的错误,当下的日本人不能对旧日本军过去的所作所为漠不关心,我们有必要深入了解这段历史,铭记,并且告诉子孙后代

    专栏
  • 一个后主美学的标志

    他带着凄美的绝命词去死,把一腔赤子之心,家国情怀,放在明月中,泊在春水里,直到永恒。

    专栏
  • 体制改革:日本明治维新的金融故事

    明治政府通过将武士阶层手中的政府公债转化为银行资本金,让他们与整个体制改革形成所谓的“共融利益”,当年最反对改革的群体,现在成为最支持改革的群体

    专栏
  • 金融何以减少犯罪?

    这种看起来似乎是乘人之短挤榨借款人的做法却让社会秩序更加稳定, 为什么呢?

    专栏
  •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女人?

    丈夫、儿子是别人买不起的,也是别人不敢买的!交易成本太高,交易的不确定性太大

    专栏
  • 随笔之神——蒙田(中)

    蒙田显然有一种不设防的坦诚,他那看上去意图单纯的作派,超出了世人对坦诚的“额定功率”的极限认知,因而连敌人也会加以确认

    专栏
  • 外交的战略眼光与格局

    美国向台军售固非小事,但远不能与中美建交的大局相比。盱衡大局,冷静地判断何为利何为害,“不畏浮云遮望眼”,才是“最高层”的战略家本色

    专栏
  • 中国文明的初心

    中国文化,对于自己的国家,一直就抱着玉器时代就已形成的“天下为公,人类大同”的美好初心,即使面对专制主义也是初心不改

    专栏
  • “无子老龄化时代”的日本什么样

    今年夏天,日本西部的九州地区连降暴雨,已有34人不幸遇难。我们清楚地看到了现如今日本农村的真实样貌——连夏季暴雨都无法应对。

    专栏
  • 中国也有“惟心画”

    他的山水里,装不下家国情怀的理想部件,也不是用来养就浩然之气的,他的山水,仅能表达他作为一名独立个体的意趣,平淡天真,幽趣的芳踪,任其信马由缰

    专栏
  • 儒家文化的历史绩效

    宗族就像一个内部金融市场,促进族内成员间的跨期保障与互助,而儒家文化就是强化这种交换的可靠性、提升交易安全

    专栏
  • 拭目中国考古

    一种发展到极致的文化,在文化转型中是多么难以掉头,陶醉在彩陶文化的优胜中的仰韶人就像后来恋恋不舍玉器时代的良渚人那样,在文化抉择的紧要关头由于立场过于坚定和原则性太强而导致僵化并衰落。

    专栏
  • “今天”网事十年记

    梅花从不曾抵达,即使抚摸着手稿,即使梦见——长安已不再下雪

    专栏
  • 中国水墨之癫

    对于绘画而言,米芾并非一个多么了不起的革命者,他只是在形式上变了一点点,关键在于,他在中国水墨江山中带来了一篇发“癫”的“独立宣言”。

    专栏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