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场事先张扬的反垄断风暴

    在大多数企业都采用了平台模式的背景下,平台企业之间的竞争本质上会要求企业规模的扩张,甚至一家独大。在这种背景下,如果简单根据结构标准对大企业进行打击,甚至拆分,其实打击的将正是竞争本身

    专栏
  • 明治人对逻辑学的期待

    日本人没有这样庞大沉重的传统,可以很轻松地把“理”作为“理论”之理来理解,于是使用“论理学”这一词汇翻译逻辑学,便不会有拖泥带水的纠结感

    专栏
  • 犹太人为何主宰金融世界(二)

    犹太人过去被不断驱散,却意外地把信任网络铺开到世界各地,比谁都更能在跨国贸易中唱主角。这样他们在跨国交流、殖民扩张乃至世界体系的形成过程中发挥重大作用就不奇怪。

    专栏
  • 他们为什么把书桌搬到田野上

    曾经,手艺是中国乡村的特色,是人与自然合作与对抗的产物;那么,飞速发展的中国,如何能让“慢”生活“寂寞”地保留住呢?

    专栏
  • 犹太人为何主宰金融世界(一)

    犹太人可以从事金融,而基督徒不可以!这个分歧是如何影响公元四世纪后的人类历史呢?

    专栏
  • 文明的共存

    21世纪的世界可能是东方“中药式外交”大展身手的时代。因为无论如何,世界各国人民都在祈盼和平与安宁,而不是战争与混乱

    专栏
  • 《圣经》禁止用钱赚钱

    从差不多两千年以前开始,只有犹太人可以在中东和欧洲从事有息借贷的金融业务,而基督徒和后来的穆斯林都不能做用钱赚钱的生意。这一差别不仅决定了过去两千年的金融发展格局,而且也决定了亚洲以外...

    专栏
  • 良知英雄

    阿蒂克斯·芬奇律师为什么是英雄?事先知道这份诅咒,知道自己“无所逃于天地之间”,仍不改初衷,这才是阿蒂克斯的担当。

    专栏
  • Facebook非拆不可吗?

    面对Facebook的垄断,拆分是否可以成功解决所有问题?如果不进行拆分,人们又应该采用哪些方法来制衡Facebook的权力,规制其行为呢?

    专栏
  • 货币化是好东西

    A股资本市场不是真正货币化的市场,身份和血统甚至超过货币的重要性。

    专栏
  • 亏损严重的优步到底会值多少钱

    关于Uber估值的争议,很大程度来自于其经营的现状。Uber的经营怎么样?

    专栏
  • Big Tech:“鲶鱼”还是“鲨鱼”

    BigTech进入金融市场是一个新的现象,可能会带来很多新问题。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应该采用新思路、新办法去应对,而不应该试图将问题强行放入到旧有的框架中去解决。

    专栏
  • 弹道里的正义

    正义基因必须在所有公民的内心得到滋养成长,即使他们缺乏司法工作者的专业素养,也不应丧失对正义的敏感和渴求,人民永远不能把正义当成身外之物

    专栏
  • 反货币化的社会是怎样的

    用其它指标或价值体系来规范社会是否就比货币更好呢?

    专栏
  • 用规制人的思路规制算法

    怎样的算法规制思路才会是更有效的呢?有两条原则应该是可以被用作参考的,这两个原则分别是:“将人的事情留给人,将算法的事情留给算法”,以及“用规制人的思路来规制算法”

    专栏
  • 保险金融是扶贫之路

    历史上的土地分配过于集中本身不是土地私有或土地并购的结果,而是缺乏金融的结果

    专栏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