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渊普:我是荣誉驱动的
导语:

151

汪晓慧

再次见到黄渊普,是在亿欧网位于第三置业23楼的会议室,这是亿欧网的第三个家。因为工位被员工占领,又没有自己的办公室,黄渊普只能东挪西坐,或者呆在会议室。那一天,50年一遇的寒潮席卷北京,天空湛蓝干洌,阳光看起来很暖。黄渊普倚在会议室的懒人沙发里,刷着手机。高层会议室的落地窗视野开阔,窗外是锃亮的幢幢高楼与川流的马路。

第一次见黄渊普是在亿欧网举办的2016中国互联网+创新者年会上,那个大会在北京万丽富力大酒店,有千人规模。

“我无论做什么都希望在历史上留个名字,默默无闻走一遭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留名,我是荣誉驱动的。”黄渊普坦言荣誉对自己人生的价值。

为追求荣誉的满足,黄渊普一路“折腾”。

亿欧网是黄渊普第三次创业的项目。大学毕业时,黄渊普创办过一家外贸互联网站,后又以核心成员身份加入过媒体类网站品途网。

回看黄渊普一路的“折腾”,创业这条路可谓自然生长。

大学爱折腾

“我大学比较折腾一点。大学折腾一种是家里特有钱,一种特没钱。”黄渊普笑言自己是第二种。

2005年,黄渊普考入国际关系学院。大一大二时,他做过家教,后来又做英语导游。做英语导游时,黄渊普接触了很多华侨,华侨有很强的“寻根”意愿,他们只知道故乡大概的地方,很想确切到“村”的级别。于是,黄渊普又有了“生意”——帮助华侨“寻根”。

与寻根问祖一起生长的生意还有“代购”,有些华侨希望有一些族谱用来收藏或研究,黄渊普就在大陆买好,给华侨快递过去。除了族谱,黄渊普也卖过很多寄寓中国文化念想的东西,诸如老北京布鞋、谭木匠梳子、京琉璃厂的文玩等等。

这成为黄渊普第一次创业的因缘。

大学快毕业时,黄渊普想,也许卖有中国文化元素的东西还能创业。

当时,黄渊普是这样分析市场空间的:世界有70亿人口,如果其中有10%的人知道中国,其中10%的人(7亿)对中国感兴趣,这其中又有10%的人(700万)愿意为中国文化付钱,如果每人每年愿意付100美金,他的创业项目也能有年7000万美金的市场。

本科毕业时,黄渊普和三个同学创办了一个外贸网站Cnemay,卖有英文字幕的音像制品、老北京布鞋、琉璃瓷器等商品。

当时的创业比较“草根”,连公司都没有注册。创业的吃力初现端倪,首先是建立网站,三个人需要自己学写代码,他们直接拿国外的网站系统做母版,修修改改变成自己的商品网站,支付用的是西联(WESTUNION),直接收美金。其次让他们感觉吃力的是,撰写商品的英文介绍。

但最难的是找到买家。“当时感觉700万人买单是不小的市场,但找到他们太难了”,黄渊普抓着自己的头发回忆道,“我们也做营销,在谈中国文化的网站上发帖,用谷歌shopping系统的免费广告,但还是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当网站做成熟时,有几千个产品。卖一单能保证赚一百块钱以上,营业额能达到几万美金,利润高的时候也能赚几万块钱。但做到一定时候,黄渊普发现没有办法突破上升了。

此时,一起创业的两个同学也因升学、工作退出。

之后,黄渊普想到用做外贸网站的思路做导游,但很快黄渊普就发现这事比卖产品更辛苦。“当时旅游网站没折腾起来,又回过头来卖货,但卖得心灰意冷,发现创业比想象难太多。”

第一次创业不是太成功,黄渊普想缓一下,于是就考研,考上了外交学院的公费研究生。

勤奋的逐名者

2011年,研一的黄渊普曾梦想能在外交舞台上“出名”。他申请到了联合国实习生项目。实习时他发现联合国很多工作人员的主要工作是把联合国的各种资料翻译成中文传给国内。“这个跟原先想的差得有点远。”“很多外交家从小就是有外交的背景。”理智分析后,黄渊普觉得自己在外交上出头几乎不可能,“就算进了联合国工作,也是整理资料的命。”

9月,从联合国实习归来,黄渊普再回互联网。在此之前,黄渊普有过三段短暂的互联网实习经历。

时值毕业季,黄渊普打算直接工作,他在寻找一份能让自己快速获取名誉的工作。“当时我看很多了互联网新闻,分析来分析去,觉得艾瑞咨询不错,一有什么事情,大家都在看艾瑞的分析师是怎么看的,当时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我的名字能很快出现在新闻稿中。”于是,黄渊普参加了艾瑞咨询的校招。

2011年10月,黄渊普加入艾瑞咨询。他说他是抱着创业的心态进入艾瑞的。“当时介绍时只介绍团队,大部分分析师没有个人品牌,但我是抱着图名的心态去的,薪资很低,但我知道那地方能给我带来名。”

他先想办法认证了自己的新浪微博(加V),这样联系采访就会有艾瑞的品牌背书,很快他就和一些知名投资人建立了联系,他会请这些人帮忙转发他的文章。

黄渊普的抱负是让自己的文章能让更多人看到,他总结自己在艾瑞那段时期是“墙内不香墙外香”,而他也十分勤奋。

为了写好亚马逊的分析文章,黄渊普把自亚马逊成立、上市以来的所有文章都看了一遍。按惯例,亚马逊发财报是在北京时间清晨6时,黄渊普会在前一天晚上把资料准备好,早晨六点财报发布赶紧写文章,写好后就去推流程,最快当天下午分析文章能对外发布。

有一次,亚马逊的财报看起来不好,财报一出股价下跌,但下午股价反弹上涨,黄渊普写的分析文章从外部传到艾瑞咨询的高层眼中,这篇文章分析得比较透彻,领导一看是艾瑞咨询自己的分析师写的,因这件事,黄渊普被表扬。

黄渊普出名,勤奋是一个因素,观点犀利直言也是一个因素,这也是他从艾瑞集团辞职的内因。

2012年至2013年4月,黄渊普在艾瑞时以个人名义写评论当当网的文章,并曾在某次会议上直言自己不看好当当网,黄渊普对当当网的评述传播较广,让当当网与艾瑞集团的关系一度陷入紧张。随后,黄渊普辞职。

O2O创业

2012年,李开复一句有关O2O发展前景广阔的论调,有意无意地将黄渊普带进了O2O领域。李开复发表言论后,黄渊普接到了一篇分析O2O的命题作文。

当时的中国,对于O2O还很陌生,O2O的解读还是Online to Of-fline。没有现成的文章可查阅,没有资料可分析,黄渊普只得去找当时有类似业务的公司领导去聊,比如美团网、拉手网等。

5个月后,这份报告出炉,是关于O2O行业的第一份分析报告,这也为黄渊普日后研究、创业定了的方向。

从艾瑞集团辞职后,黄渊普加入品途网,作为核心人员之一负责内容部分。品途网是较早开始研究O2O的媒体,当时也处于创业阶段。

有一段连亿欧网的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故事。加入品途网半年后,黄渊普曾中途离开品途网加入美团。

在美团呆了一个月,黄渊普怀念媒体人的感觉,于是又回到品途网。3个月后,也就是12月,黄渊普决意离开品途网,确切地说是完全退出品途网。2014年1月,黄渊普正式离开。

从品途网离开后不久,黄渊普动了再次创业的心。

2014年2月7日,黄渊普与技术合伙人王彬、营销合伙人张佳伟开始攒网站。2月9日,亿欧网正式成立,专注关注O2O领域的创业创新。

口碑融资

创业之初的日子都是艰难的,最难的是没有钱。亿欧网的启动资金只有20万元,另外两位合伙人出了5万元,黄渊普出了15万元,其中只有3万是自己的,其余都是借来的。

回忆当时的“穷”,黄渊普说,“当时的想法是,我们不分白天黑夜辛辛苦苦干半年,万一运气好,能有人给我们投个几十万。”

半夜,黄渊普给王彬打电话,“彬哥,你账上还有钱吗?如果还有,你千万先别花,万一半年撑不住,你再借我,我再撑个三四个月。”

很快,当年3月,Bianews创始人、WeMedia新媒体集团CMO陈中给黄渊普投了第一笔天使投资。陈中和黄渊普在一次拉手网的跑会中认识,同为WeMedia联盟的成员。相识半年后,黄渊普找陈中希望给亿欧网能投天使轮。“一是觉得这家伙一根筋,很坚持自己的看法和想法,这样的人能坚持做自己的事情。二是他要做的这个方向是当时正在萌芽的O2O行业,每个大行业起来都需要有媒体和观察。第三,他也是WeMedia联盟的成员,大家有一定的信任基础关系。第四,我也有点闲钱,就决定踹他一脚去创业。”

6月,亿欧网又获得了第二次天使投资,由盈动资本投资。

盈动资本的项建标与黄渊普都是WeMedia联盟的成员。项建标经常看黄渊普的文章,当时他也看好O2O,于是就主动在微信上约黄渊普。

第一次见面很巧,两人正好都在上海,晚上面聊,项建标表达了想投亿欧网的意向。之后,项建标专门飞了一次北京。当时亿欧网在南锣鼓巷炒豆胡同71号,项建标见到了亿欧网最早的四个创始人。

“我觉得黄渊普有成为优秀CEO的潜质。”认识黄渊普一个多月后,盈动资本就敲定了投资。

天使轮融资后,亿欧网搬到了罗马嘉园一个三室一厅的民居房里,成员也扩招至十五六个人。2015年5月,亿欧网第一次举办大会活动,卖了45万的门票费,当时行业震惊了,连黄渊普都觉得超越了自己的预期。

一年后,2015年6月,亿欧网对外公布拿到了A轮千万RMB级别融资,高榕资本领投,乔景创投、熊猫资本、德同资本跟投。

“当时亿欧网是我们每天必看的媒体”。投资前,高榕资本的投资经理辛旺就潜入了一个亿欧网组织的微信群,也曾加过亿欧网记者的微信,“感觉他们很有活力,每个人都很有干劲的感觉。”

高榕资本的合伙人岳斌与黄渊普见面后,很快就敲定了投资计划。“黄渊普对O2O行业的看法,特别是他运作媒体和激励团队的方式让我们眼前一亮。”

2015年亿欧网举办的活动卖了78万张门票,2016年将要举办的活动将覆盖30+个城市。春节后上班第一天,亿欧网就发布了招聘计划,预计今年队伍将扩充至80人。

束缚与荣誉

以成败论在品途网的经历,黄渊普结论说,“从结果的角度讲,算失败,你没把它真正带出来,你把她从1带到5,但没带到10。但对个人的成长来见,感悟更多。”

第三次创业,黄渊普彻底完成了从个人到老板的身份转变,此前的每一段经历的心得,都被用在了今天的创业上。

“我不希望以媒体形式赚钱,这个太low了。媒体肯定是要养着,不要赚钱的。”黄渊普说,“我觉得最好的状态是,大家做着理想化的事情,但还有别的收入来源。”亿欧网正在探索一款商业产品,与媒体无关。

黄渊普自认是爱自由的人,但做了老板之后,就好像被线牵的风筝,“你要满足公司更年轻的人同样诉求的时候,只能把你先束缚。

今年,亿欧网提拔1990年出生的李双为公司第二负责人,职位高过王彬和张佳玮。这印证了黄渊普坚持的亿欧网福利“倒三角”原则,“有什么好的先分给新入职的。”亿欧网创立之初,没有设置CXO职位,也是为了给将来预留更多的高管职位。亿欧网还有一个规矩,无论公司做多大,都不能给老板设办公室,如果缺工位就先把负责人的位置占了。

谈到连续创业的体验,黄渊普抓着头发说,“感觉好复杂,一路折腾过来,自信心涨了,疲惫感慢慢也有了。我还算是一个有激情的人,但慢慢也会被消磨掉一点。”亿欧网成长到今天,黄渊普依然焦虑,因为目标上移了,每一步要求更高。“我焦虑我的才华已经赶不上我的野心了。”

研究生毕业时,黄渊普渴望快速出名,30岁生日时,他说三十而立,“立不立不重要”。“你对现在的生活满足,是因为你以后能轻易地够到更好的生活。”相比世俗的成功量尺,黄渊普更在乎自己内心的满足感,“我现在工资四五千块钱,没北京户口没车没房,但我不担心没钱。”正如创办亿欧网,不是为了经济上的回报,但那是会是一个结果。

当然,亿欧网也确实给黄渊普带来了荣誉,那就是和大佬同台。“自我实现的东西,一开始是名誉,现在是做出一个牛的事情。别人知道是你做的。”黄渊普一边剥掉橘络,一边说他正在打磨一款新的能带来名誉的产品。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观察网观点)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