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BOSS说|CDS不能成为规避外汇管理的工具

EEO TV2017-04-25 16:47

经济观察报EEO TV出品

近年来,中国担保市场充满了惴惴不安的气氛。各种萝卜章、倒闭、洗牌的新闻不绝于耳,频频闪现新剧情。CDS也因此被寄予厚望,屡屡被提及。本期《BOSS说》环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昕为我们阐述了中国为何率先推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而非CDS,并且向我们分享了CDS本土化发展所需要注意的事项。

CDS焦点图

私享嘉宾:张昕 环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私享一:CDS发展应当是一个从无到有 从有到优的过程

咱们老是说CDS,信用违约互换,但是在中国为什么早期的时候用了更大的概念,叫做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应该是这样说,在2009年开始研发这个产品的时候,那个时候正好是咱们CDS在金融危机中的作用得到了广泛的报道,弄得在菜市场买菜的老大妈都知道CDS搞垮了国外银行的一个工具。很多时候比较夸大的一些报道造成了氛围,那个时候再推出信用违约,大家一听违约就已经很紧张了,再互换已经开始觉得迷糊了,实际上就是CDS,大家第一个反应就是说国外已经有一定的声名狼藉的产品,为什么要引进来,难道是因为咱们的市场已经有潜在的很大的违约可能了吗,一定要用这样的产品吗?

在中国要推出一个创新型的金融产品,这个时机很重要,而且更重要的是首先得让它推出来,先要解决最重要的问题是从无到有,第二步是从有到优,所以说第一步直接用CDS,用信用违约互换这个名字的话,很多监管领导的眼里面,这个产品要不要用,能不能推出,退出之后有没有负面影响,都是重要的考量因素。

私享二:CDS的本土发展需要考虑中国法律和市场的环境

我们需要适当的平衡CDS这个作为一种交易产品,一个交易品种,和提供信用保护这个之间要有一个平衡的关系。

咱们把这个产品介绍到中国市场来的话,还是必须要考虑咱们这的法律的环境,以及这个市场的一些特点,如果真正的只是通过一个电话能够通过触发了信用事件,就能启动大金额的现金结算,而且我不需要提供任何相关的信息和证据,只需要通知你,即使是今天上午通知你,下午人家已经筹了一笔钱,把违约的债券对付掉了,这种情况下,我还是认为说信用事件必然发生的,必须要给我进行结算。这点不管是从法律公平合理的角度考虑,还是从市场的实际运作的角度来说,可能会引起更多的一些纠纷。

我们用这样的一些态度,希望能够让大家在交易的流动性和所谓的产品的公允性上有一个合理的平衡。

私享三:CDS应当根据我国特点进行修正与更新

充分考虑到中国市场上的一些特点,比如说在国外,参考实体有可能出现继承他的实体,比如说合并分类,或者被重组了,有可能有一个实体会继承他的身份,国外的文件里面是以债务转移作为标准,但在我们这里,我们经过思考之后,有意修改为资产转移为标准,为什么呢?我国有一个特点,如果有一些强势的机构,在要求自己管辖范围内的一些企业把资产权转给新公司,把债务权留到以前的壳里面,这下好了,按照国外的那种做法的话,全部留下债务的那家实体还是参考实体,有可能分分钟后面就要违约了,就要触发信用事件了,而拿了资产的新的实体,等于是不承接债务,就等于是用很巧妙的方法叫做大船搁浅,小船逃生,就跑掉了,咱们看一个实体的信用实力,重点是要看资产,资产才是产生现金流的一个依据。而不是说简单的跟着负债跑,国外都假定说大家正人君子,资产负债要转得一块转,不能只转一样东西,因为现实中也不会让只转资产不转负债,但是咱们这个现有的目前这个阶段里面,也确实需要注意到一点,就是有时候某些企业重组的时候,真出现了负债全留着,资产,好的资产被划走的情况。

私享四:CDS不应该成为监管套利 规避外汇的工具

还是要强调合规,为什么呢,因为中国做衍生产品,目前在各类金融机构有很强的主体监管,银行被银监会管,证券公司被证监会管,保险公司被保监会管,主体监管部门的态度还是很重要,有时候规则上会这么说,但是现实中是不是需要进行事先的沟通,会不会对一些监管的指标,或者说要做的一些品种,是卖出业务还是卖入业务,会有一些特定的要求,可能撇开监管部门的存在,咱们就单纯的看着一条规定,然后就觉得说能够完全的开始大胆地做起来。

第二,尤其是现在还不会出现,但是可能短期之内也会出现一些涉外的CDS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涉及到一个外汇管理的问题,所以说CDS这个工具而且出来目的还是希望作为一个实需的避险的品种主要使用,带有自己的一些特征,这点是可以发挥出来的,但是基本的大方向肯定还是这个方向,尤其不能变为一种叫做规避监管,进行监管套利,或者是规避外汇管理的一种工具,如果出现了这个情况之后,应该对这个产品存续和发展,会产生很严重的负面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