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难以接通的电话

洪宇涵2017-06-18 09:51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洪宇涵 面对A股市场上数量超过3000家的企业,普通投资者无论从时间、精力还是成本上都很难奔赴企业一一进行实地考察。而上市公司的投资者联系电话,便成了普通投资者了解上市公司的重要渠道之一。不过,如果投资人对上市公司的经营存疑,通过企业公开电话找到董秘的概率极低。

6月1日至6月16日,记者随机选取了两市42家上市以及拟上市公司,按照公司披露的固定电话致电公司咨询投资、企业基本面等相关事宜,但在这42家公司中,能够直接联系到董秘本人的仅有13家公司,另有15家公司是由他人代为接听,并简略回复了相关事宜。而剩下的公司,有的电话出于无人接听状态,有的由工作人员接听后,以“董秘不在”、“不方便回答”等原因拒绝予以答复,更有部分公司公布的联系电话是传真号码。

5年之前的2012年9月,中国证监会曾称“已经注意到并十分关注这个问题”,并把它作为“重点监管内容”。但五年过去了,实际操作中,许多董秘都披上了“隐形”外衣,面对投资者退避三舍。很多时候,本应作为公司对外发声窗口的公开电话,成为了一部相当难接通的电话。

电话难通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在发稿前的两周时间内,记者多次拨打了随机选取的42家在沪深上市及拟上市公司披露的固定电话,然而多数情况下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在上述42家企业中有数家为市值前100家公司,因为此类公司绝大部分属于蓝筹股。通常情况下,蓝筹股的投资者关系管理水平应该与企业质地一致,在A股上市公司居于前列,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记者通过《贵州茅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中找到联系电话,试图联系其公司董秘,但截至发稿,仍未能够成功联系上。贵州茅台在网络平台与投资者互动的频率也不高,记者查看了贵州茅台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的回复记录,最新一条答复的时间为2017年3月26日。此外,包括中国神华、中国中车、中国中铁、中国核电等公司都存在普通投资者难以与公司董秘直接沟通的问题。

董秘难寻的情况在中小市值的上市企业中也是普遍现象。在2016年下半年间,ST慧球原管理层与第一大股东深圳市瑞莱嘉誉投资企业之间展开了一起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但在此期间,ST慧球的股价持续低位徘徊,普通投资者无法联系到原ST慧球董秘陆俊安。尽管ST慧球在2017年1月更换了管理层,但记者在本周(6月12日至16日)仍未能够直接联系到现董秘李洁本人。

于6月15日上市交易的吉华集团此前签署了两份招股说明书,但该公司在这两份的招股说明书中公布的销售数据混乱,存在多处不统一现象。记者希望就此情况与吉华集团核实,在6月6日至6月9日的四个交易日的交易时间内,记者曾数十次拨打吉华集团的投资者热线,该电话仅在6月7日中午11时接通过一次,接听人员并非该公司董秘殷健,该工作人员称会在晚些时候联系记者,但截至发稿,记者仍未收到相关回复。

除此之外,记者数十次拨打该公司的投资者热线,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不少拟上市企业在普通投资者与董秘之间也设置了层层阻碍。记者曾在新坐标、铁流股份、安靠智电等公司上市前致电询问公司情况,但上述公司的投资者热线均处于无人接听或者打不通的情况。更有公司在招股说明说中未公布实际电话,贵州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营口金辰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金龙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部分企业的投资者热线竟是传真号码。

大资金通道

部分上市公司在对普通投资者的电话置若罔闻的同时,却对大资金的来访却对大资金的来访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上市公司对投资者的态度,更多的是与投资者资金实力成正比。

上市公司每年的年报、季报业绩说明会都会邀请机构投资者参加,机构投资者可以在会议期间与上市公司的董监高进行交流。尽管普通投资者也有参会的权利,但限于时间、精力和成本的问题,实际上参加业绩说明会的普通投资者一直比较少。

也有部分公司在近年来为了方便投资者开始召开网络业绩说明会,但发布召开业绩说明会通知的发布时间与会议实际召开的时间间隔非常短,普通投资者不是盯紧上市公司公告的话,很容易就会错过。贵州茅台酒业有限公司2016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进行的时间是2017年5月19日10:00-11:55,但该则公告的发布日期是2017年5月18日。

“通常来说,我们同上市公司的沟通渠道就是直接找公司里别的人闲聊,”一位私募从业人员向记者透露,“还有通过朋友介绍公司相关人士,通过券商研究所等要到联系方式,都能直接打电话要到董秘电话。”

上市公司还会不定期与机构投资者直面交流,在南京银行的投资者纪要中,就有一条在2016年下半年与来自国泰君安的调研员进行视频会议的投资者调研纪要。机构投资者还会不定期前往上市公司进行实地调研,查看仓库、生产线、员工数量等信息。

董秘很忙?

“不光是接电话,董秘的工作内容太多了。”一位在河北一家上市公司任职的董秘向记者称,大部分董秘还分管公司投融资、收购兼并等资本运作方面的工作,有些公司董秘甚至由公司董事长兼任,对部分公司而言,这部分工作才是董秘的主要工作。另一方面,投资者的问题类别涉及法律、财务、经营等方面,董秘本身兼数职很难将问题回答完整。

但不管董秘如何忙于公司内部事务,其肩负的一项最重要工作就是“熟悉内部事务,对外负责公司信息披露、投资者关系管理”。

一位前上市公司董秘向记者透露,董秘会选择性的接听电话。比如一个公司发布了业绩预告,业绩一片向好,此时多数董秘会更愿意接听普通投资者或者媒体的来电,但是如果这家公司出现了业绩大幅下降,或者出现媒体质疑公司内部治理存在问题,甚至是公司被监管部门处罚等不利消息发生时,在发言方面很可能就会有“多说多错”的情况发生,面对这样的电话,不如隐身了事或者由其他工作人员来接听电话。记者曾致电多家上市公司咨询事件,非董秘接听人员的答复通常是,“抱歉,这些问题只有董秘有资格回复。”并且还会以“董秘在开会”、“董秘不在办公室”、“董秘出差中”等理由搪塞。

浙江楷立律师事务所的丁健律师对记者谈到,对于董秘,其主要定位是负责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事务。董秘对内要及时将披露事项报告董事会,列席股东大会,董事会会议等;对外负责信息披露工作,并承担主要责任。

丁健称,“法律法规中对于董事会秘书与股东之间的沟通多为概括性的规定,如《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管理办法》第十五条规定:‘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负责上市公司投资者关系管理事务,完善公司投资者的沟通、接待和服务工作机制。’我们认为,上市公司董秘的信息披露职责是面向市场全体投资者的一种法定义务,上市公司股东自然是投资者的一员。目前,对于董秘的信息披露渠道,法律法规规定了包括定期、临时报告,董事会公告等。另外,上市公司的股东不仅证券法意义上的投资者,也是公司法意义上的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因此,公司法规定的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的知情权,股东也得以通过董秘向公司主张。”

但对于董秘与投资者的沟通困难这一问题,丁健称该情况并不违法,“应该由交易所管理,交易所负责对上市公司董秘的管理。”

记者同时向上交所与深交所反映了上述问题。深交所的工作人员在获取了记者提供的相关信息后,核实了相关上市公司的投资者热线拨通困难的问题,并回复将持续关注这一现象,将由专职人员对于不能接通的投资者热线进行管理,做好投资者与上市公司的沟通工作。上交所相关人员向记者称,上交所会持续关注这一问题,除了电话沟通,投资者也可以通过上证E互动来和上市企业沟通。而对于部分待上市企业的沟通问题,上交所称应该由企业所在地的地方证监局来处理。但上述情况并未违反《证券法》的相关规定。

此前证监会也表示,十分关注上市公司与普通投资者的沟通问题,并将把它作为重点监管内容,督促上市公司尊重中小股东权利,切实维护他们的利益,要求上市公司不仅有人接听电话,而且要让中小股东方便切实履行自己的权利。

(本报记者黄一帆、郑淯心对此文亦有贡献)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驻华东记者
重点关注企业在资本层面的动向,同时兼顾体育产业与TMT行业的报道。擅长深度报道与数据分析。

hongyuhan@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