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动荡的时代——2018中期选举后的美国

杨大巍2018-11-08 17:3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杨大巍、薛倩/文

昂贵而令人激动的中期选举 

充满意外事件的10月,并没有将意外延续到11月6日。滚滚硝烟淡去,参众两院抖落一身的尘土,没有悬念地重新站立在众人的面前: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而民主党则重新夺回众议院。

然而这仍旧是令人激动的一天。11月6日的夜晚,对于美国两党及民众来说,是喧嚣之后迎来的一个令人宽慰的夜晚。在这个夜晚,民主党保住了脸面,共和党守住了阵地。特朗普称这一天令人难以置信,并赞扬共和党在选举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八年后终于重新执掌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声称:“今晚我们取得了历史性的胜利。我们以美国辛勤工作的无数家庭的名义,而不是我们党的名义,获得了这一胜利。”她鼓励民主党人“记住这种感觉,感知获胜的力量”。

2018年两党的争战可谓激烈,竞选期间两党的竞选费用高达52亿美元,远远超过2014年的38亿美元,是历次中选投入最多的一次。2014年中期投票的总人数为8300万,而今年则有11400万人进行了投票。高票的参选,意味着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选民在理念和价值观方面的重大冲突。人们不得不纷纷走出家门,为自己的政党摇旗呐喊。

回望两党执政的历史,执政的总统,在中期选举失去众院或参院,几乎是一种难以打破的宿命,这大概是源自于民众制衡两党的政治理念。

2016年的11月,特朗普以306对希拉里232的选举人票,高票值当选。但从人数上来看,特朗普却没有获得多数选票,其所获票数甚至比希拉里少了200多万。民主党难以接受失败的结果,输得毫不服气。

然而民主党不仅目瞪口呆地看着特朗普横扫民主党的蓝州,还失去了参、众两院,完全是败得灰头土脸。两年之中,被边缘化的民主党艰难地与共和党进行着抗争,无论是因DACA案而引起的政府关门,还是对大法官卡瓦那进行的性侵听证,均是难堪地以失败而告终。

11月6日中选的结果,对民主党来说,可谓报了一箭之仇。民主党久旱逢甘霖,士气大振自不必说,若能总结2016年至2018年的经验教训,也许就此能够面貌焕然一新,在2020年重新收拾河山,再与共和党争一个高下。

共和党以高票位占据参院,从原来的51对民主党的49席,增加到如今的52对46席。如果共和党继续拿下亚利桑那和密西西比两州参议员的席位,共和党将比民主党足足多出8个席位。自此以后,共和党在法官和内阁任命,否决来自众院的民主党议案等方面,都将掌握难以撼动的主动权;而特朗普在2020年的总统连任,也会占尽优势。

在有限资源情况下,特朗普选择牺牲众院力保参院的策略。而他所进行的助选行程,则都是经过了仔细的计算。特朗普在最后的一个月间,多次光顾的几个州,如佛罗里达、俄亥俄、印第安纳、密苏里,其参议院和州长席位,在11月6日几乎全为共和党占领,实在是没有辜负特朗普的连日奔波,也足见得特朗普在这些大选关键州具有的号召力至今仍然是不可撼动。

佛罗里达和俄亥俄州,在总统大选中从来都是至关重要。迄今为止,没有一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能够在失去这两州的情况之下,进入白宫。所以佛罗里达和俄亥俄州,是两党竞选中的必争之地。而共和党占据州长的位置,也就掌握了其所有的政治资源,从而能在2020年的大选中,占尽天时地利。回顾2000年沸沸扬扬的总统大选,佛州的票选数目争执不休,如果没有布什的弟弟在佛罗里达当州长,当选总统也许就是戈尔而非布什,而美国的历史也许就会改写。特朗普的目光已经朝向2020年的大选。他也许可以放弃其他数州,却无法承受失去佛罗里达和俄亥俄这两个关键州。如果到2020年,美国经济继续保持平稳,拥有参议院的共和党就能助力特朗普取得连任,重新夺回众议院。

分裂的国会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认为,民主党在这次中期选举中只是将“海啸变成了涟漪”,并且认为:“共和党保住参议院多数席位,打破了历史宿命。”

民主党尽管重新获得众院,但他们比预期的从共和党手中夺取60席要少了许多。目前来看民主党最终大约能翻转30个席位,获得7个席位的多数票。但是在435个席位的众议院,7个席位显然还是太少。在参议院,民主党不仅没有获胜,反而丢失几席,致使共和党在参院收获更多席位,取得更加稳固的决定权。

民主党未能大幅翻盘的最大原因,当然在于特朗普依然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号召力。而9月底大法官卡瓦那任命事件中,民主党坚持的性侵听证会也使民主党失去了部分选票。一些中间人士,最终放弃了对民主党保有的好感而转投共和党。西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考虑到自己的政治生涯,不得不转投法官卡瓦那的赞成票,最后再度当选。而所有在听证会中投卡瓦那反对票的红州民主党参议员,在选举中则纷纷失败。

中选之前,一些人预测着特朗普也许能够打破惯例,创造奇迹,正如2016年他黑马一般地跃上世界舞台。然而奇迹并未发生。共和党虽然如愿保持参院,但是分析选情,却发现共和党在选票上失去了郊区的部分中产阶级。这些人很大一部分本来是共和党的忠实选民,拥有良好的教育和优渥的收入。在经济如此强盛的形势下,他们开始转投民主党,其原因部分是出于制衡两党的理念,但更多的是对特朗普言辞的不满。特朗普直率而无视政治正确的言论,一方面为他赢得不少选民基础,另一方面却也使得共和党失守了部分的阵地。10月中旬发生在匹兹堡犹太教堂的枪击事件,再一次将禁枪和种族议题推置争论的前端,使得共和党的一些选民悄然离去。

两党各执一端的国会,意味着分裂和僵局。然而分裂和处于僵局的国会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政府由单一政党控制,往往会导致错误的决定。而在一个分裂的国会,总统必须考虑到两党的分歧。他必须做出妥协,所制定的政策需要吸引双方,否则议案就难以通过。

1983年的社会保障改革、1986年的税制改革法案以及克林顿时代的福利改革计划,都是在分裂的国会中诞生。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就此曾经指出:“分裂的政府是成就大业的最佳时机。”他认为由单一的党统治的政府,不可能完成上述改革和议案。

中选过后的美国政府面临着许多可做的事情,从基础设施建设到贸易,再到健康保险的改进。两党只有互相合作,才能解决这些议题。而善于运用“交易艺术”的特朗普总统,也许又可以施展身手,促成两党的这种合作。

共和党执政参议院 

对于共和党来说,目前参院的重要性要远远地要大于众院。因为参院的议员的任期为6年,而众院的议员的任期只有两年。失去众院,两年以后大可以重整旗鼓;拥有参院,则意味着能够稳固而卓有成效地实施其政治理念。

同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国家走向的法官和内阁成员的任命,都是只需在参院通过。也因为此,特朗普在中期选举的助选活动中,频繁地往来于参议员竞选激烈的各州,而没有如他在2016年大选年一样,频频现身各个产业工业区的铁锈州,包括宾州和威斯康辛州。

由于联邦大法官的任命取决于参院,继续掌控参院,意味着共和党在大法官的任命上仍然拥有主动权。目前,最高法院的九人之中,五人倾向于共和党,四人倾向于民主党,所以在政策的决断上,共和党已经占据了上风。

现年84岁高龄的法官金斯伯格,从年岁和身体状况来说,不久的将来可能就要退位。届时,特朗普再提名一名倾向共和党的大法官几乎是不容置疑的。这就是说,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最高法院的人数比将会是六比三。最高法院严重倾斜于共和党,意味着保守主义将以压倒性多数的姿态,重新登上政治舞台。这将会彻底打破美国意识形态的平衡,而长期支配美国政坛的自由主义则会在较长一段时间里声悄势弱。

除了最高法院,共和党还能够通过参院任命更多中高级的联邦法官。这一层面法官的任命,需先由总统提名,然后获参院的通过,最后由总统批准。所以拥有参院的共和党,能够在全美更广的区域里施加其影响力。地区法官协助制定各州和区域法律,其权力之大,甚至能够否决总统的行政令,所以地区法官对于政党政策和理念的实施,亦是极其重要。今年7月,加州地方法官约翰·门德斯(John A Mendez)就拒绝执行特朗普政府的行政令,反对停止加州保护非法移民的 “庇护所法”,可以说是民主党的一个区域性胜利。

任命地方法官,是总统的一个重要权力。奥巴马总统的8年任职期间,共任命了329名联邦法官,小布什总统在位期间共任命了193名联邦法官。可以想见,在今后的这两年里,特朗普会极尽手中之权,尽可能多地任命地方的联邦法官。

今年9月6日,《纽约时报》刊载了一封发自白宫上层的匿名信,声称反对特朗普关于种族、移民和妇女问题方面的言行,并且声称白宫内部已经形成抵抗力量。文章一经刊载,不仅白宫和共和党高声谴责,民主党媒体如CNN,NBC等,也皆是诧异十分,质疑《纽约时报》的新闻操守。白宫内部则是风声鹤唳,人人发誓绝对没有写过此信。虽然早已习惯了媒体不绝于耳的抨击和谴责,内部人员的叛变还是让特朗普深受打击。

特朗普应该是已经等候了许久,寻找一个恰当的时机,对白宫内阁的人事进行大调整。所以,近期之内,我们即将看到白宫的变动。人员之调整不仅为了清理门户,更是为了2020年特朗普的连任搭建新的班子。选举结束第二天,特朗普首先解雇了司法部长杰夫·赛辛(Jeff Session)。特朗普认为在穆勒调查通俄门一案中,杰夫为避嫌而不作为,退出监管对通俄门的调查,造成了特朗普现时的被动处境。新任的临时司法部长,将亲自监管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案。民主党为此则质疑特朗普在有意为穆勒调查案布局。

继续拥有参院的共和党,对特朗普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阻挡众院的提议。民主党从一开始就一直高喊着要弹劾特朗普,而如今执掌众院的民主党也许终于抵御不住诱惑,真的要对总统进行弹劾。但是由众院提出的弹劾案,上传至共和党占多数席位的参院,一定会因被驳回而失之流产。

参议院是特朗普和共和党建制派之间的桥梁,任命建制派所亲睐的官员,可以取得建制派的好感。特朗普也需要依靠参议院阻止弹劾,并且通过参院与众院进行沟通。 

民主党执掌众院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难以自拔于悲愤之情的民主党一直在扮演着对抗的角色。这其实有失体面。民主党的极端左翼一直纠结于通俄门,纠结于特朗普的商业业务和税务申报,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弹劾总统。然而历史上看,只有两任总统被弹劾过——安德鲁·约翰逊和比尔·克林顿,但是谁也没有被弹劾下去。2018年的国情,已经不同于特朗普刚刚上任。民主党一方面无法回避特朗普两年来的执政成绩,另一方面,其在各方面的议题日见其少。用弹劾总统来建立其地位,只能愈见其消极和负面。民主党需要有所作为,向民众展示积极形象。

共和党领袖麦康纳尔在中选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警告赢得众院的民主党要慎重考虑,不要试图“对总统进行骚扰”。麦康纳尔提醒人们上世纪90年代共和党人执意对克林顿总统进行弹劾,结果参议院宣告他无罪,公众也对共和党不满,并对克林顿总统深表同情。

重掌众院的民主党面临着一种策略上的选择:是将众院作为调查和向总统发送传票的战场,还是与总统进行合作。民主党的领袖南希·佩洛西在夺取众院后的庆祝会上表示:民主党将会进行更多的两党合作,并且会更多地促进基础建设、药品物价的下调和健康保险的改进。南希显然深知民众两年多来已经厌倦两党之间的仇恨和对抗,而民主党的当务之急是建设性的参政与合作。

特朗普向民主党施以胡萝卜加大棒:一方面向民主党人建议,双方就立法事项共同努力,同时在基础设施、贸易和健康等问题上进行合作;另一方面明确表示,如果民主党开始对他提起法律诉讼,共和党人则将进行报复。

调查通俄门达两年之久的穆勒,很快就会呈上调查报告。为平衡党内极左势力和安抚人心,众议院领袖南希·佩洛西也许会对特朗普进行弹劾,至少要走一下形式。当然如果调查中确有重大问题,情形就会大不相同。特朗普和民主党众议院明年将面临挑战,双方一方面希望合作,一方面希望利用对方作为陪衬,进入2020年的总统选举。民主党人将试图揭露特朗普的丑闻,而特朗普则会指责南希·佩洛西阻碍共和党的施政。

失去众院的特朗普也许只是塞翁失马

布什的新闻官阿里·弗莱彻认为,民主党控制众院,对于特朗普来说,意味着危险,同时也意味着希望。危险来自于传票,调查和种种令人头疼的事情;希望则来自于特朗普执政现在有了一个绝妙的陪衬:南希·佩洛西和民主党的领导。

共和党丢失众院,最感失落的是特朗普忠实的追随者。特朗普在中选前的最后一个月里,频繁穿梭于全美各州,为共和党的参众议员进行助选,其旺盛的精力丝毫不逊于年轻人,而绝不妥协的姿态则属于那个曾经拼搏商场的商人。在最后的五天,特朗普更是跨越十个州,风尘仆仆而言辞激昂。从各处赶去助选的民众,人潮滚滚,热血沸腾。这些共和党的选民在留言中写道:“我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听过这些爱国歌曲了。我的心中充溢着自豪。明天就去投红票。我们所热爱的国家,前途就在这张选票上了。”充满了激情与自豪的人群与其说是期待着共和党的获胜,不如说是期待着特朗普的获胜。

特朗普对于失去众院应该早有意料并有充分准备。在乔治亚州的助选大会上,特朗普虽然表示对共和党在两院的获胜充满了信心,但是仍然不忘加上了一句:“假如真的丢失众院,也不必为此太过担心,我已经想好了对策。”

中国人的哲学以为盈则亏,满则溢。经济上一路高歌的特朗普,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任务更艰巨,心理承受的压力也是巨大,恐怕正是有点举步维艰的状态。

特朗普当政的两年也许是幸运地遇到了经济周期中的上升时期,但是2017年年底的税改以及放松政府对企业的监管,也确确实实将鲜活的血液输入了美国的经济。2018年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达到罕见的4.1%,第三季度也超过预期,达到3.8%。同时,从6月起至10月,美国的失业率一直保持在3.7%,是50多年来的最低点。商人的特朗普正创造着经济上的奇迹。

然而奇迹难以一直持续。我们也很难想象今后的几年中,经济不会下滑,更无法想象经济永远地上扬。所以失去众院,特朗普在日后进行其施政总结之时,就会有很大的回旋余地。经济继续好转或保持强劲,自然是因他促成的两党合作的结果;经济下滑,则可轻而易举地怪罪民主党,反倒成了他和共和党再一次全面执掌政坛的美好借口。

事实上,现在的民主党更急于向民众展示一个参政的党派,而不是如特朗普所形容的左翼暴民。坚信民主党会赢得众院的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在10月底中选之前,已经开始期待与特朗普在一些民主党议题上的合作,包括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药物降价。这些议题从来不是共和党的主导理念,但是特朗普在大选时,在他一周年的咨政演讲中都曾提起,并且始终期待着民主党的合作。希望有所建树的民主党只以微弱多数赢得众院,在与特朗普的合作上应该比预期的还要容易和主动一些。而如果合作成功,民主党向民众交了答卷,特朗普则会毫不客气地将之归功于己。

奥巴马健康保险,一直是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冲突最大的议题。中选期间,特朗普主打非法移民牌,民主党则是大打健康保险派。从2014年开始实行的奥巴马健康保险(Obamacare) 旨在通过政府补助,使低收入的美国人也有能力购买保险。这个民主党半个多世纪的理想,是历任民主党总统都希望成就却未能成就的事业,8年前终于由奥巴马总统实现,对民主党来说,不啻是一项政绩伟业。但是由于筹划不周,其种种的不合理也是显而易见。对于中产阶级来说,奥巴马保险几乎是一种灾难。克林顿总统在2016年为民主党助选期间,也禁不住评论到:每月上千元的保费,还要再付6、7000的自付费,这真是太荒唐了!

共和党的保守派认为,奥巴马保险在政治上属于政府强制人们的行动,而非给予人们选择,无疑侵犯了个人的自由;在经济上,保险劫持了中产阶级的财富,在事实上向一批年薪不高的中产阶级,强行征收了几百至几千美元的税务。

特朗普上任不久就着手废除奥巴马健康保险,由于前参议员麦奎恩的反对,共和党丢失关键的一票,终未能废除奥巴马保险。然而这或许是对特朗普的一种成全。本意将健康及生命保障惠泽整个社会的奥巴马健康保险,确实惠及了近两千万原来没有保险的人群。特朗普若废除或替代奥巴马健康保险,势必影响这一大批人的利益,其可能造成的社会冲击也可想而知。

民主党在中选中打健康保险牌,因为经济如此之好,民主党找不到更好的议题。但是民主党实际已经意识到了奥巴马保险存在的问题,南希·佩洛西在10月底的谈话中表示,民主党会提出更温和,更引人关注的议题,比如改进健康保险。八年前的奥巴马健康保险,实际上变成了曾经手握参众两院的奥巴马的滑铁卢;特朗普现在面临着同样的难题。在没有一个更好更完善的计划出笼之前贸然废除奥巴马保险,则也有可能成为特朗普的滑铁卢。

从财政角度来看,奥巴马保险迟早会陷入困境,所以特朗普会将奥巴马健康保险的问题留给民主党去解决。不去触碰或者不痛不痒地做一些改进,可能是特朗普对待奥巴马保险采取的最好策略。

中选成为过去,大选之途已经开始

对于特朗普来说,11月6日中期选举结束之时,正是2020年大选开始之日。特朗普在10月及11月间的奔波劳顿,既感动了成千上万共和党的支持者,却也是为了他自己在2020年的大选造势。这些共和党的红州有着特朗普最坚定的支持者,他每去一次,便与这些支持者们更近了一步。他们会在特朗普的身后亦步亦趋,永远为他摇旗呐喊。但是11月6日以后起到2020的大选之日期间,我们会在铁锈州,民主党曾经的票仓,更多地看见特朗普的身影,而蒙大拿,田纳西,印第安纳这些深红州,特朗普就会鲜少光顾。铁锈州的产业工人曾经是特朗普在2016年的大选中战胜希拉里的功臣,而在2020年,特朗普会比以往更需要这群人。

特朗普确实继续在为这群人而奔波。面对他的政策促成的回归的企业,特朗普的喜悦和兴奋难以言表。他的毫不掩饰的自豪,既是为了产业工人,也是为了他自己的成就,更是为了他的制造业关乎着一个国家强盛的理念。

为了2020年的连任,特朗普也会在影响着全球经济秩序的贸易战中有所和缓。他不会为了贸易战而放弃2020年的连任。特朗普在一切行动上都有着计算。一切有可能伤及连任的举措,他都会小心谨慎。他很有可能在表面上表示严厉地制裁,私底下却给予各种的豁免和放行。特朗普无疑寄望于2020年的连任,今日一切皆是铺垫,野心勃勃地朝向一个更大,更具稳固的权力时刻。

两党分别占据两院,也许是民主产生的最好结果对于国家和民众如此,对于特朗普更是如此。特朗普虽然在两年之内,成功地完成了其他总统无法企及的事情,他的强势个性终究需要有外力去加以掣肘。如若共和党继续控制两院,特朗普得以功臣自居,他一定会忘乎所以,而在执政上更加地无所顾忌以至于独断专行。

半个世纪前,特朗普从一个默默无名的纽约建筑商,一步一步建立起他的商业帝国。从纽约的曼哈顿,到大西洋赌城,到迈阿密,到其他各个城市,他的自信随着风光无限的商业成就而膨胀着。特朗普以一种旁人所没有的勇气和勃勃野心,扩展他的商业疆域,没有人能够劝阻他的计划,甚至是一眼望去就是走向失败的计划也没有人能够劝阻得了。解读特朗普的一生,人们不得不担心,他的曾经失控的商业行为和经历是否也会在他的政治生涯中重现。

特朗普对于政治正确的无情嘲弄,对于非法移民的刻薄和无情,在本质上也表露了他在社会议题上所欠缺的人文关怀。美国固然需要离开极端左倾的思潮,但完全无视民主党关于社会进步和公正的政治理念,却会走向道德堕落。

两党的合作

2016年在希拉里与特朗普的竞选争夺之时,希拉里言辞激烈地指责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们是一群令人震惊的道德败坏之人。这实际上正是民主党对于几近半数民众的认知。民主党和媒体高高在上的精英意识和道德优越感,使得民主党在国家事务上远离并且无视将近半数民众的真实需求。虽然民主党已经开始赢得郊区的部分中产阶级,但他们更需要关注美国国内底层民众的基本需求,关注他们的真实想法,而不是过多地停留在主义和胸怀。

审视今次选举,大部分获胜的民主党议员在政治理念上都属于中间派。他们意识到为了赢得共和党曾经占主导地位的郊区,需要让摇摆不定的选民放心。他们支持退伍军人,强调国家安全。他们不宣扬身份政治,也不强调开放边界和野心勃勃的外交政策,如此而取得了民主党在一些红州的胜利。

共和党在郊区的开始失守,也许是在提醒特朗普和共和党,民众对于确实有些冒犯种族和性别等方面的言论和政策,已经开始有所厌倦和不满。这样的情形迟早会变得明显,因为传统的价值观和人道主义,在民众的心中依然占据着神圣的位置。

牛津大学经济学教授保罗·科利尔(Paul Collier)说过:选举决定由谁掌权,但选举不能决定权力如何使用。(Elections determine who is in power, but they do not determine how power is used. )刚刚结束的中选,将权力同时赋予了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如何在这个动荡的时代携手建设给人以信心和希望的美国,关系着世界的未来。

(作者系国际政治学者,财税专家。现居美国亚特兰大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