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耕耘心田】和晶对话朱伟:自我的安全感才是我们抬头可见的阳光

EEO视频2019-04-18 15:30

安全感是人类的基本需求之一,但是我们一直在追寻的安全感是否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安全感?当我们身处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时,又该如何满足自己的安全感需求?本期《耕耘心田》,和晶对话《三联生活周刊》前主编——朱伟,帮你获得真正的安全感。

与外界环境相比,自我安全感的建立更加重要

对于我来说,能够在一个安静的港湾里自由地舒展自己,这才叫安全感。但是社会是开放的,很难把自己封闭在一个港湾里。现实中的安全感其实来源于外界和自我两个层面。我们一直向往世外桃源般的淳朴生活,但是我们身处的外界环境充满着不确定性,时刻变化着,包括食品安全的不确定、交通安全的不确定以及自然灾害和恶性事件的发生等。充满不确定性的外界环境可能会降低一个人的安全感,但是外界环境始终只是一个影响因素,它不会完全剥夺一个人的安全感,而一味地向外寻找安全感,犹如缘木求鱼,往往让人更加不安。相比之下,自我对安全感的建立才更加重要,一个内心没有安全感的人,连幸福也会害怕,又如何去面对不确定的外界环境。

没有善良的成功无法填满一个人的安全感

善良是做人的一个基本原则。古人说:“人之初,性本善。”但是当一个人进入社会,就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影响,不知不觉丢失善良的本性,尤其是在成功学越来越泛滥,越来越多的人追求金钱、地位和名声等外界成功的当下。一个丢失了善良本性的人,即使获得了金钱、地位和名声,心灵依然会很空虚,缺乏安全感,因为安全感永远无法被物质财富填满。善良的重要性在于可以营造人与人之间温暖的关系,提高一个社会的安全感系数,所以现在社会应该倡导越来越多的人重新回归善良的本性。我们或许永远无法获得安静港湾里自由舒展的安全感,但是温暖的港湾会让我们获得心灵的宁静和坦然,这也是一种自我安全感。

自由应当建立在不伤害别人的基础上

在过去的集体主义的时代,没有人敢于释放自己,所以我们不需要防范任何人,这是一种外界带来的安全感,但是我们不能再回到不能释放个人的集体主义时代。我们不能否认释放个人是一个社会的巨大进步,但同时也应该看到释放出来的恶,这也可以说是自由的代价。开放自由的社会带给我们最大的挑战就是需要我们认识到自己与他人和社会的之间关系,我们需要思考的是自己变得强大之后如何去保护和温暖而不是去剥削这个社会。我们一直特别崇尚西方国家的自由,但是实际上西方国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自由,反而是相对保守的,因为他们经过了那个自由的时代,明白自由是需要代价的,过度的自由会造成互相伤害,适度的保守才是真正获得自由的前提。社会是一个漫长的演进过程,文明秩序的形成需要时间,但总有一些前行的人,他们会重新构建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

实用主义使很多人意识不到阅读的重要性

自我安全感最终来源于心灵的松弛状态,一个人不能自由舒展是因为自己的心是紧缩的。阅读可以打开自己的视野和心灵,在时刻变化着外界环境中营造一个安静的港湾。但是阅读与实用主义无关,而我们这个社会很大的问题就是过于强调实用主义,这使现在的很多人都意识不到阅读的重要性。阅读不能快速变现,但是能够解决我们的心理问题。在生活富裕的当下,心理问题反而成为了很多人心中的魔鬼,在心理魔鬼的面前,实用性的东西变得没有用了,无法帮助我们重获心灵的宁静,但是很多书本能够打开我们的视野,让我们重新认识世界,形成一种对世界的正确的方法论,这往往被很多人都忽视了。

嘉宾介绍

朱伟,《三联生活周刊》前主编,资深媒体人。

代表作:《考吃》、《有关品质》、《微读节气》、《四季小品》、《重读八十年代》等。

因爱好古典音乐,1993 年到三联书店创办《爱乐》杂志,并编著大型工具书《音乐圣经》。

1983- 1993 年在《人民文学》小说编辑室任编辑、编辑部副主任,曾在《人民文学》推出莫言、余华、苏童、刘索拉、阿城、格非等一大批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