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领读| 许小年:我天天活在当下社会,不需要再看当下的书

2017-01-18 15:56

 

这次见到许小年依旧削瘦,浅色圆领T恤,深色西装外套,一如他平日在中欧商学院课堂上的穿着。谈话依然犀利睿智,毫不掩饰的说出最真实的想法。我们从早前《经济观察报》收录编辑的《改革思想录》一书中他的文章聊起,他记性很好,记得当时我们跟他联系过。

当聊到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以及明年十九大之后将有何变化时,许小年依旧表现的很无奈。就如平时在课堂上回答企业家学生们一样,他回答我们“这不是你们书评讨论的问题,聊这些没用。”而在中欧课堂上,他跟企业家说的是,“做企业跟宏观经济没什么关系,如果你需要靠天吃饭,不就跟农民一样了吗?”

但是在宏观经济形势未来的走势问题上,他没有模糊,给了我们一个清晰的答案,“没什么变化,跟今年一样。”

在中欧商学院他给学生们必推的俩本书是,亚当·斯密的《国民财富论》、《道德情操论》,这是大家常挂嘴边的书,但是真正读过的企业家不多,做的事与书里写的背道而驰。

在采访中被问及,影响最大的书,他说影响最深的是社会现实,不是什么书。他不看现代当下的书,就活在当下这个社会,天天看,不需要再看当下的书。

访谈内容

经观书评:聊聊您“弃商从文”,到中欧商学院当教授,给企业家学生上课后,对这一代的企业家有没有新的认识和理解?


      许小年:很难用简单的话来概括这一代企业家。

这代企业家如果按改革开放的历史算,他们算第二代或是正在接第一代的班,大概是这样的状态。中欧EMBA班学生平均年龄38岁,有些人已经接班,有些人正在接班。他们眼界比上一代宽,接受的教育也比上一代好。但是,也有他们的局限。

我觉得新一代企业家面临的挑战比上一代还要艰巨。因为上一代企业家虽然创业条件是比较艰苦的,但是现成的市场,能够把企业组织起来,能够在经营上不犯大错误,基本上可以保证生存和发展。这代企业家不一样,留给他们的市场不多了,中国的经济已经变成过剩经济。如果产品没有竞争力,企业就要碰到困难。尽管资金势力比以前好,底子也有了,可是对于产品和技术的要求,对人员的激励都比以前面临更大的挑战。


      经观书评:您觉得新的形势和情况下,会有哪些行业会不太好了?
      许小年:做企业不分行业,不分市场。

哪个行业都可以做很成功的企业,我经常讲一个案例,老干妈辣酱,谁都知道。它不是高科技,老干妈辣酱这么简单的产品可以做到全球销售,基本上全世界哪里有华人,哪里就有老干妈辣酱。它销售额我没有具体看,大概有几十亿,照样可以作出很好的企业。互联网大数据可以做出好企业,老干妈辣酱也可以做出好企业。

经观书评:您比较看好哪些行业?
      许小年:我全看好。

只要企业家专注,用心去做,各个市场都能取得成就。最怕的是,今天看到制造业不赚钱,就去盖房子。明天看到实体经济不行,就去做金融和投资,这就完了。专注用心去做,消费者一定会承认你,市场一定会给你回报。

经观书评:中国的房价问题您如何看?
      许小年:货币多了,土地供应少了,这是老问题,跟政府的利益相关。

要解决房价问题,首先要解决政府利益问题。土地财政一天不切断,房价一天下不来,必须切断土地财政,土地供应才能增加,之后土地价格下来,然后房价才能下来。所以根本上来说,是官民利益重新分配的问题。

经观书评:您预计会要多久时间?
      许小年:这得问中央政府。这不是我说了算的。

经观书评:聊聊您的读书经历,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比如读书求学的青年时期、参加工作后、到中欧当教授,每个阶段的阅读,感受是怎样的?
      许小年:读书是生活的一部分。读书有实用的功能,获取更多的知识,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得到更高的收入。这是不可否认的,咱们都别装,装得那么高尚,咱们是凡夫俗子没有那么高尚。

但是我感觉读书除了实用之外,另一方面读书是生活的一部分,哪天我不读书的话,我就觉得今天缺了点什么,我感觉到今天好像我没有吸收新的知识,就像我今天欠了一顿饭一样。就算一整天一直都在忙,但再晚我都要读两页书,已经形成习惯了。

经观书评:关于经济方面的书,您比较推崇谁的?
      许小年:我比较喜欢的是哈耶克、亚当斯密、熊彼特。

经观书评:讲讲熊彼特的理论,以及在中国的适用情况?
      许小年:熊彼特讲的就是工业革命以来,经济的增长。实际上,熊彼特的研究和马克思的研究差不多,而且结论也差不多,但是含义很不同。

熊彼特和马克思都研究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生产方式,它为什么可以在短短地两百年间,创造的财富远远大于人类有史以来的总和,为什么?

工业革命以来世界的经济史就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就像中世纪的人和处于工商文明中的人他们两个人如果穿越时空见面,彼此会不认识,以为对方是从另外一个星球来的。它就能造成这么大的差别,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但是翻回两百年前去看。

年青时候我下过乡,延安的土窑洞。我下乡的时候窑洞里还没有电,点的油灯。我们用的油灯和地下出土的西汉的油灯是一模一样的。我进村看见的第一个农具是铁制的犁放在村口,我马上被这个犁吸引住了,这个犁就是我在国家博物馆里看到的战国时代赵国的犁,一模一样的。我看到了战国时期的人使用的犁。

改革开放30多年到现在,我插队的那个村子自来水、电视、电话、手机全有了。我们人类历史,中华文明的历史少说六七千年,世界文明的历史大概一万年,从两河流域开始。我们这一万年人类是在黑暗中渡过的吗?为什么过去两百年造成了这么大的变化?

熊彼特和马克思都是研究这个问题的。熊彼特认为这两百年人类主要的不同,是一种系统性的持续创新过程。从蒸汽机开始,一系列的技术的突破和创新,使得人类的经济活动和物质文明的发展,进入到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全新阶段。熊彼特接着就研究为什么?

人类历史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可以在这个时点上我们实现了突破?在这个时点之前,欧洲人讲黑暗的中世纪,我们讲古代社会的一种停滞,一种周期性的王朝循环和振荡。熊彼特讲,这就是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激发出来的活力。马克思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经观书评:有没有一些书对您影响很大,起到启发作用的书?
      许小年:好像没有这样的书,启发我的是现实,不是书。

我去插队,一进村就有一个巨大的冲击,巨大的震撼:解放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陕北这个地方还这么穷?我看到的农民就是我在电影上看到的旧社会,这还是革命圣地。那个时候我开始对经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如何能够摆脱贫穷,如何能够发展经济,就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了。

改革开放给我上了一堂最生动的经济学课。比如我当时去广东做调研,感觉和北方就不一样,可以看到市场经济下的繁荣,因为广东沿海城市先走一步,先开放先改革。两相对比,越发意识到为什么中国坚决抛弃计划经济,为什么政府不能管经济,为什么政府不能干涉经济,认识才更为深刻。

经观书评:您每天都在读书,最近在看哪些书,给我们读者推荐几本好书?
      许小年:最近读历史文化比较多。经济史、政治史、社会史、文化史都有。

麦克法兰有两本书不错,麦克法兰的《现代世界的诞生》和《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不错。他把现代社会的源头如何在英格兰产生说的比较清楚。这两本书可以作为研究近代史、现代史的基准,但是太学术,不适合向读者推荐,他们会感到枯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