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太平洋之珠】一位金融高管的离岸金融憧憬

邹晨辉2018-06-29 13:4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邹晨辉 十几年前,刘世杰还在大学读书的时候,“拿着地图晃晃,觉得自己应该到更南方一点的地方去”,于是他毕业后就选择到了海南,后来加入了一家颇具实力的金融机构的海南分公司。

这么多年转眼就过去了,如今的刘世杰,也已经成了这家大型金融机构的海南分公司总经理。在和记者聊天的时候,谈到海南建设全岛自贸区自贸港的话题,刘世杰的语气立刻变得激动和兴奋起来:“那两份文件就在我的公文包里,我现在每天走到哪就带到哪儿,随时拿出来研究学习”。

刘世杰所说的“那两份文件”,指的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这两个文件也被普遍简称为“习近平总书记4.13重要讲话”和“中央12号文件”。

金融业的憧憬

在4.13重要讲话之后,海南面临的历史机遇马上成了刘世杰所在公司的热议话题。他个人每两周需要向公司总部领导写一份情况汇报,团队内部的研讨会也越来越多。此外,作为一家大型金融机构在海南区域的负责人,他也经常被邀请出席一些省政府或者监管机构组织的座谈会交流会。海南本地的银行证券等金融同业、上市公司、房地产开发及销售机构等,也都有了定期的交流沟通会,大家聚在一起分享信息交换看法。

刘世杰认为,在中央发布的文件中,关于金融的部分,内容是非常丰富的,而给他们最大想像空间的地方则是离岸金融。

比如,在这两个文件中都明确提到,在内外贸、投融资、财政税务、金融创新、入出境等方面,探索更加灵活的政策体系、监管模式、管理体制,及支持海南设立国际能源、航运、大宗商品、产权、股权、碳排放权等交易场所,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体系等内容。

对于中央决定要在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区/港这一国家重大战略,“我们要感激(这个政策)”,刘世杰对记者表示,“我跟我的团队也说,但凡在生活中一定要相信事情会成功,你只有相信它会成功,你才会用一种积极的心态去融入这个事情。你不要怀疑,更不能否定这个事情。”

在刘世杰看来,海南建设全岛自贸区自贸港类似于一场大型战役,岛上的每一个人都要全身心地参与其中,尤其自己带领的团队,“每个人都要像一个士兵一样,把参与这场大型战役视作生命中的荣耀时刻,挺身向前,不容后退!”

他甚至给公司总部领导这样表态: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自己的水平跟不上海南自贸岛建设的需要,就请领导随时把自己换下去,另选贤能。

他认为,人才始终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按照中央提出的发展目标要求,岛上的每个人如果不抓紧学习,跟上自贸岛建设的步伐,“在十年之内,绝大部分人都会被淘汰”。比如,他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自贸港肯定对大家的外语能力有比较高的要求,但现在岛上有几个人能用外语自由交流呢?

尤其在离岸金融业务方面,专业能力和外语能力更是非常重要,在他看来,海南岛从自由贸易区到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和探索过程中,最核心的一点即在于离岸金融中心能否实现。他认为,4.13重要讲话相当于点了一个题。

当然,这也并非离岸金融第一次在海南岛被关注。早在2010年初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就明确提到“探索开展离岸金融业务试点”。

根据刘世杰获得的信息,在海南建设全岛自贸区/港的框架下,海南岛内岛外的金融机构都非常关注海南在离岸金融业务方面的探索,他们自己也在积极向海南省的相关领导和部门提出一些“成熟或不成熟”的建议,希望借此推进离岸金融业务试点的落地,因为“离岸金融这部分是最有想像空间的”。

记者在采访中也注意到,有人就直接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央12号文件中明确提到的六大交易所,能不能直接面向所有国内外投资者?只要他们有需要,就可以入场交易?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主任刘东民也认为,海南省2017年GDP为4462.5亿元,仅为同期深圳和上海GDP的19.9%和14.8%,再加上地理位置的相对独立性,海南岛在发展中的容错空间较大,是我国下一步金融改革与金融开放真正的试验田,能够为我国有序、稳健推进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贡献力量。

如何落地?

离岸金融如何在海南真正落地呢?更具体地,海南岛上的离岸金融业务和中央12号文件中明确的六大商品交易所在定位上面怎么设定?怎么跟目前我们国内的期货交易所差异化统筹发展?又如何和泛南海经济圈取得协同?在交易的结算体制和参与对象方面,法律体系上又该怎么明确?怎么进行制度设计才会使之具有“泛南海”的特点?

刘世杰认为,上面这些问题都有待解决,对于发展离岸金融,有一些看法比较保守也很正常,“有人会担心开了口子之后,一方面内部的资金会大量流出去,并且流出的速度很快怎么办?另外一方面,可能也有人会担心外部的资金流进来,会对我们国内的一些产业或者资本市场形成比较大的波动和冲击。”

在他看来,类似资金进出失控这样的问题根本不需要太担心。“我们也拜会过国家外汇管理局的相关高层,我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们是在顶层,看得很清楚。对于控制内资流出与外资流入的节奏,他们是有一些成熟的思路来做这个事情的。”刘世杰说。

刘东民则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认为,海南离岸金融市场的建设,可以探索以下的政策措施:借鉴上海经验,将自由贸易账户(FT账户)覆盖海南全岛,允许岛内所有金融机构和经认定的企业使用FT账户,全岛FT账户与境外账户实现经常项下和资本项下的自由兑换;在审慎监管的条件下,彻底打通FT账户下跨境人民币融资(包括跨境人民币贷款和点心债)和跨境外币融资渠道,且对跨境人民币融资不设总额限制。

此外,刘东民还认为,海南应该引入上海的QDLP模式和深圳的QDIE模式,即允许注册在海南的境内外合格机构投资者在国内募集人民币,换汇后投资境外资本市场、房地产和私募基金,由外管局审定每年的总额度;对于拥有海南省户籍的高净值人群、在海南有社保缴纳记录的高净值人群以及由海南省引进的专业人才,外管局可以单独给予较高的QDLP和QDIE投资换汇额度。

刘世杰则对另外一个东西给予了特别关注:大型企业的外汇资产。他认为,目前我们国家已经有了一大批的国际化全球化的企业,包括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这些企业通常都会有相当比例的资产以外汇形式放在境外,因为一旦入境之后可能就比较难再出去了。“海南在离岸金融方面能不能把这个功能承担起来?让这部分资金回来,让这部分资金重新回到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总盘子里面,但可以给这部分资金的流动提供一个相对更加自由的空间。”在刘世杰看来,这样的制度安排不仅对企业本身有利,而且也有利于国家对资金的监管。

(应受采访者要求,刘世杰系化名)

相关文章:

【太平洋之珠】海南:面向大海,顶格开放

【太平洋之珠】互联网巨头的海南自由港实验

【太平洋之珠】一个“旅租”创业者的三亚故事

【太平洋之珠】风口下的海南企业家

【太平洋之珠】曲庆东详解海南赛马业

【太平洋之珠】海南游艇业等风来

【太平洋之珠】从房地产到旅游岛,海南产业调整艰难路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记者/华南
关注华南证券、基金、上市公司、香港金融市场领域 关注财经事件和人物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