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嘉实基金总裁赵学军:资本肩负“向前看”的责任与使命

橙鉴2016-11-22 16:33

经济观察网 橙鉴报道 “2016第十四届中国最受尊敬企业年会”颁奖典礼于2016年11月22日在北京大学举行。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赵学军先生莅临现场,并发表“责任与使命”主题演讲。

当旧有的要素加上逆全球化的形成,中国企业的成长路径在哪儿?赵学军指出,尽管中国人口结构我们已经到了一个老龄化的触发点,但是由于我们新兴市场国家整个信用扩张趋势仍然在,所以需求仍然是重要的方向。但是更重要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在总供给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以及创新。

以下为讲话实录:

赵学军:尊敬的刘坚社长、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首先我代表嘉实基金来接受第十四届中国最受尊敬企业这样一个奖,非常感动。应当说这样一个奖项代表了我们一直以来去努力追求。今天,作为一个基金公司,我的同事他们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在过去十四届当中还没有给基金业颁一个奖。所以今天这个奖项应当说不仅仅是2016年把最受尊敬的企业颁给嘉实,我想更重要还是14年当中颁给基金行业的第一个奖项,所以我们非常感谢《经济观察报》与组委会把这样一个奖项颁给我们。能够和中国各行各业最受尊敬的企业一起比肩,在这里接受这样一个奖项,应当说使我们倍受鼓舞,我想对于嘉实来讲这是一个非凡的时刻。

我今天演讲的主题“责任与使命”。大家知道中国经济正在面临这样一个经济转型的一个时期,我们的经济从一个过去30年年度10%增长的速度,我们的增长速度降下来了,我们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2013年嘉实内部的宏观研究团队做了一个研究,那时候我们的经济增长仍然是在年化10%以上的速度。

我们做了一个研究,发现所有当今发达主体都曾经有过一段高速发展的时期。包括美国、德国以及欧洲的经济主体,也包括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这样一些企业经过或短或长的一个高速增长的时期以后,通常都会进入一个低速发展的时期。那么结论是经济的增速会比最高速的时候大概会是50%左右。过去30年经济增长的速度是在10%的话,我们未来很可能会面临我们的经济会保持在5%到6%这样的增速。

我们经济的增长为什么会降下来?我想我们面对着这样一些情况,一个就是传统的驱动要素它的边际效应递减。我想在座有很多北大的同学,我们知道在经济的生产函数当中最重要的有四个驱动要素:

第一是劳动力,我们过去靠廉价劳动力的增长走到今天已经走不下去了。如果过去20年前我们应该去投劳动密集型的行业,如富士康。但是今天我们发现依靠劳动力要素竞争的竞争要素没有了。

另外一个重要的要素是土地,它既包括土地下面的资源,也包括土地本身。既可以是煤矿,各种稀有矿藏,也可以是上面的房地产开发。而走到今天当我们面对污染等等要素外部化可能性没有的时候,依靠这个要素的增长也已经难以为继。

我们过去经济增长第三个要素靠资本来增长的要素,通过经济的企业上去加杠杆,借更多的钱来实现增长。我们发现今天也走不下去了,因为我们面对一个更加不确定的经济增长和更加高波动的增长,过高杠杆使企业面临风险。

我们面临这样的环境的时候,我们的出路在哪里?同时我们还面临着逆全球化的趋势。中国经济增长和新兴主体国家的增长我们过去是靠贸易、出口导向的增长。但是今天逆全球化趋势已经形成。

刚才主持人讲到两个黑天鹅事件,英国脱欧、美国川普当选。看似偶然不相关的事情有一个共同因素驱动,过去30年当中在全球化的进程当中谁在受益?谁在受损?我们看到是全球资本,美国资本、欧洲资本与发展中国家的低成本的劳动力结合扩大资本收益率。资本受益,在新兴市场国家低收入人群和中产阶级形成也成为受益者。而受损或者是没有改进的是欧洲和美国的中产阶级。也就是说在产业链条最薄弱的欧洲,在西班牙、意大利、希腊,甚至很多的欧洲国家由于高福利使得他的企业竞争力降低,使得中产阶级在不断的恶化。

如果我们看过去20年哈佛大学一个研究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中产阶级并没有得到改善,甚至在恶化。中产阶级如果把全社会阶层分为十档的话,从第九档上升到第七档的可能性,从过去40%多现在不足20%。就算是你读了好的大学,依然不能改变你的社会生存的状态。

我想阶层固化,包括在今天北京房子持续这么贵,就算读北京大学,这些孩子们也很难让他的事业能够快速的进入到一个更高水准的生存环境。

我想这样的一个变化推动了所谓的民粹主义,推动了我们传统上认为的全球化,会给全球带来好处。至少它伤及一部分的欧洲的核心主体,就是一些变革发生今天的原因,这是为什么逆全球化成为趋势,至少成为阻止全球化前进进程当中一个重要的问题。

当旧有的要素加上逆全球化的形成,我们的成长路径在哪儿?中国经济增长的路径,中国经济增长的路径我把它叫做一个半要素,就是科技和企业家精神。生产函数当中第四个要素科技,如果放在一个长周期里去看,我相信有很多的学者在这里,我们看到超过30年到60年这样一个长周期的经济增长核心由三个要素推动,需求端由人口总量以及人口结构所决定你整个需求。同时信用扩张,由商业所推动家庭信用扩张可以扩大总需求。尽管中国人口结构我们已经到了一个老龄化的触发点,但是由于我们新兴市场国家整个信用扩张趋势仍然在,所以需求仍然是重要的方向。但是更重要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在总供给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以及创新。

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转型一定会向着既提高劳动生产力为目标的技术进步和制度创新,从3年到30年制度是重要驱动力,商业周期、制度周期以及制度变革。我们面临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在于科技和创新,而在这样一个转型当中回到我要讲的资本在经济转型当中的责任,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任何的转型不取决于企业自身,需要靠资本的投入实现转移,需要资本的再重新配置才能够帮助企业完成转型。我们一些钢铁企业如果它的过剩产能情况下,当他向新材料方向转型的时候需要资本的投入。我们一些国内企业当它要扩展他的品牌成为世界级品牌,他需要在全球他的领域做品牌的并购,需要资本帮助。

中国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我们今天无疑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1840年以蒸汽机为代表的工业革命,半导体为计算机代表的20多年前的一个变革以及这次以人工智能、互联网、生物技术为代表的新的方向,代表下一个时代。我们可以看到当今全球市值最大的企业如果我们看一下今天和15年前,2000年那时候全球最大市值的企业会是沃尔玛、GE、微软、花旗银行、艾森石油。当我们今天再看全球最大的企业,我们发现他们已经全部变成科技企业,最大的是苹果,然后是谷歌,再下来是微软,再下来是亚马逊,再下来是Facebook,无一不是信息时代。

如果我们向未来看30年,信息技术、生物技术将主导未来。我想在这样一个向前看的进程当中,资本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经过经济转型的过程当中资本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资本?大家知道我们中国传统上是以银行为核心的这样一个间接金融的模式。间接金融的模式我们比较注重向后看,看过去你形成多少资产,多少资产负债表,多少的利润。大家有没有想转型当中我们需要向前看的资本。所以在新的转型当中我们需要是包括创投,PE,基金以及各类推动中国经济转型的向前看,能够承担风险的资本。

嘉实基金是一家做投资的,我们是一家基金公司。今天我们已经把基金公司做成了一个远远超越基金公司范围的一个综合的投资资产管理集团。我们会帮助比方说国内最大的血液制品企业去共同收购全第五大血液制品企业。我们会去用创新的方式,我们在2014年投资了中石化整个加油站,销售公司,150亿投入进去。

基金公司在帮助产业转型,因为我们传统是研究那些企业,哪些产业方向是对,哪些企业是有未来,哪些企业家是能够带动企业走向未来。我们有一个向前看的基因,这个基因我想在中国当今转型以及我们面向未来的时候,它至关重要。所以我用在经济转型下资本的责任,我想资本肩负着帮助经济转型的重任,资本肩负着面向未来的责任,资本必须是向前看的资本,资本必须是能够承担风险的资本。

我想说我今天主题演讲第二个部分关于使命。嘉实基金作为一家基金公司,我想我们没有IBM,没有微软等等世界著名企业的悠久历史,嘉实基金是一家近18年的一家企业,那么这样的企业我们怎么样想我们自己,定位我们自己今年的中旬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应届毕业生的毕业典礼上代表校友做了一个慎用你所学的结论做一个演讲。我演讲当中讲到一点“坚守理想”。我在嘉实总经理的岗位上做了第17个年头,我想在这17个年头当中的思考,我今天来跟大家分享我们是怎么想。

嘉实1999年成立,目前我们管理着8000亿的资产规模,有1300个员工。我们走过这18年的历史,我们分成两段,第一个十年,我们从一个非常小的公司成为一个中国排名在前三的一家基金管理公司。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个公司的一个愿景,我们把它叫做要成为一家有实力、有魅力的企业。到2010年我们走过了第一个十年,那时候我们没能实现成为一个有魅力的企业,但是我非常高兴又过了六年到今天我们有机会赢得这样一个受尊敬企业,今天新的十年,我们把嘉实定义成一个助力产业腾飞,服务财富增长,做世界级资产管理集团。

17年中我们把嘉实从单一公司转变成研究为核心,服务产业,服务客户的企业。我们的核心能力是什么?是研究,深度认知行业、认知企业、认知资产。当我们能够深度认知的时候,我们的资本就能去投资,就能给所有信任的委托,给投资人创造好的回报。只有深度认知,你才能知道未来的方向,你才能帮助符合未来方向的企业成长。

17年,如果说在这里我要跟大家来分享嘉实,我们不拥有土地,不拥有资源,不拥有生产线,不拥有技术。但是我们拥有什么?我们拥有人才,嘉实是一个轻资本公司,在这个公司里我们努力所做的是要汇聚思想,汇聚最重要的思想以及能够创造思想的人。用最好的机制吸引最优秀的人,加入到这个行列。不仅仅是国内的人才,我们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把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汇总在这里,中国过去我们有向后看,合伙人以人为中心的企业。比如说律师所、会计师事务所总体看发生什么、去记录什么。而今天中国更需要有思想的人向前看,把这些人聚集在一起能够为我们的产业找到方向,为我们投资人创造回报。我想这是嘉实在过去的17年所做的以及我们希望在未来20年所做的。能够把中国的人才、世界的人才、世界的思想汇聚在这个平台上。如果有一天当我们去看中国一个机器人的企业,我们今天是用中国的基金经理、中国的分析师去看待,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做到带上欧洲的分析师、欧洲的基金经理,美国的基金经理,美国的分析师,日本的分析师,我们共同来研究这样一个企业,我们能够把全球对机器人这样对行业的认知提升到世界的高度。

所以作为一个管理向前看资本的一家公司,人才、思想是我们竞争的核心。所以嘉实在整个发展当中,我们高度的去关注人才的成长。既关心最优秀人才的成长,我们也关注在社会当中那些弱势群体,给他们年轻的孩子成长的机会。我们希望我们同样去关注更好的社会,能够让财富增值,能够让企业成长。所以我想如果向前看,我们作为一家基金管理公司将沿着这样一个方向成为中国以汇聚人才为特征的一类机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