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手否认赴美IPO:“乡土+江湖”能否折射真实社会?

白金蕾2017-02-07 21:14

经济观察网 白金蕾/文 外媒2月7日消息称,从信源处获知,国内移动分享应用快手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赴美国IPO。对此,快手官方向经济观察网否认称:“快手不了解此信息来源,此说法也并非事实。”

快手同时回应称:“在当前阶段,快手的主要目标仍是持续提升产品体验、服务更多人群,感谢大家对快手的支持与关注。”

快手是谁

在其官网介绍中,快手是在全球拥有超过4亿使用者、帮助用户记录和分享生活的平台,其每天产生的原创短视频量以百万计。快手CEO宿华在2016年底的采访中介绍,快手除了做短视频社区外,还加入了轻量的直播功能。而其前身为2011年3月成立的快手GIF,是制作动态图片和短视频的工具。后于2012年底,转型为短视频社交社区,并于2014年底更名为快手。

其母公司为注册资本1000万的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彭小春。而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为北京一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股东分别为胡长涓、杨远熙、程一笑、张斐、宿华及银鑫等六位自然人。

快手共经历五轮融资。公开消息显示其最近的一轮融资为2016年12月。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华人文化控股集团董事长黎瑞刚在中国企业家论坛上透露,华人文化基金投资了快手。目前,快手估值约为30亿美元。

此前,快手于2012年4月完成3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晨兴资本;2013年4完成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晨兴资本;2014年6完成1000万美元B轮融资,投资方为晨兴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2016年3月完成的C轮融资,投资方由百度、红杉资本、晨星资本等组成。

快手家族

在雷帝网稍早的报道中,汽车之家前CFO钟奕祺已低调加盟快手,出任快手CFO一职。

资料显示,钟奕祺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获经济及统计学学士学位,拥有20余年的会计及财务管理方面的经验。曾在宝洁(中国)的顾客业务发展部担任财务总管,曾在戴尔(中国)担任高级财务总监,曾出任过李宁公司CFO。

最近的一份工作是在2013年9月到2016年6月期间,担任汽车之家的CFO。在2016年汽车之家大股东更换的风波后,钟奕祺与前汽车之家CEO秦致离开汽车之家。

雷帝网认为,钟奕祺的加盟说明快手确实在为上市做着准备工作。经济观察网针对以上两则信息求证快手高管,截至稿件发出时,并未收到对方回复。

可以证实的消息是,2017年年初,前网易常务副主编曾光明加盟快手,出任快手的第三个合伙人,他称这是一次创业。

快手更为大众熟知的合伙人是CEO宿华。毅然在清华大学博士阶段选择退学的他,曾在谷歌、百度等互联网企业任职。担任快手 CEO 后,他改良了快手的推荐算法,按照地理位置、个人属性、兴趣偏好等维度来进行内容推送。

吸引曾光明加入的原因也正是快手算法,他说,快手已经可以通过算法来识别和推荐视频内容了,可以实现“真正的UGC”。

乡土快手

X博士的《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让快手走入主流视野,也让快手被打上了“低俗”的标签,没使用过快手的用户甚至认为鞭炮炸裆的农民、生吃动物的少年、十五岁未成年的孕妇就是快手视频的主流。

但经过返乡期间对快手的使用和周围深度用户的介绍,记者发现快手的内容并非X博士笔下的低俗、浅陋和粗糙。“快手的内容按照计算机算法进行推荐,地理位置、个人属性、兴趣偏好是其主要考察因素,算法并不具备价值观倾向。”宿华在2016年年底接受采访时说。他与今日头条的张一鸣一样,认为算法只是技术,并没有倾向。

针对此前媒体报道中提到的,快手的用户大多分布在中国的三四线城市。快手方面称,如果按照城市来看注册人数,那么最多的是北上广深几个超级城市,但如果把三四线城市的所有注册用户统计在一起,肯定是人数最多的。一线城市的总人口只有7%,快手的用户分布与中国的人口分布大致是一样的,快手短视频投射了真实的社会行为。

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农村人口占比50.32%。社会学家费孝通教授曾在《乡土中国》中提到,“从基层上看去,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这或许佐证了快手方面的说法。

而从深度用户的选择来看,快手则更多地恢复了“乡土中国”。社会学的观点是,虽然我国有着上千年的历史,但是从未形成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也没有形成认知上的想象的共同体。民众对国家的认可更多的是来自于对所在区域的认可。如费孝通《乡土中国》所言,基层民众的组织多是通过地方士绅、民俗文化完成的,而非行政组织。

对应到快手上,用户更加关注自己所在地区的文化,因此有了同城的选项。在这一思路下,原本已经辉煌不再的地方戏剧,如晋剧二人台等,原本并不是主流文化的节目,如喊麦等,凭借相同文化认知的用户的传播,逐渐流行开来,并在平台占据一定的影响力。从这个结果上看,快手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乡土中国的现代化,保护了地方文化的多样性。

江湖快手

提到快手,不得不提江湖文化。有快手“第一网红”之称的天安社,被形容成网络“黑社会”:一群光头纹身的东北大汉,戴粗金链子、大手表,在镜头前光膀子、大声吼。

对此,宿华曾在采访中说,各平台都有各种各样的内容,但这并不是很严重问题,因为这个社会越来越包容,不同人的生活层次不一样、发展阶段不一样,但能看到社会变得越来越进步。

在返乡期间使用快手的记者,更倾向于将这种江湖文化解读为对港台文化崇拜的一种延续。众所周知,生活在大陆的八五后、九零后甚至年纪更轻一点的青年人都曾深受港台文化影响,吴宇森的教堂白鸽、小马哥的钞票点烟、刘德华的叛逆飙车,甚至是《古惑仔》里的山鸡、浩南,这些都是定格在这一代青年人心目中永远的画面。

随着电影技术的提升、娱乐产业的发展,香港电影辉煌不再,电影里的大佬和江湖也难觅踪影。曾经有着香港江湖情节的大陆青年们无处寄情,只能在快手上觅得一方天地。不喜欢的人大可以说快手上的是伪江湖,也可以说快手是low版的港潮,但这并不能改变受众的喜好和情怀。诚如韩寒新片《乘风破浪》的内容、运镜和布景都向老港片致敬一样,逐渐老去的八五后们也在快手里追忆着他们的兄弟和江湖。

只是随着快手受关注度越来越高,在聚光灯的照射下,原本就存在的、部分不为主流受众接受的问题可能会被逐渐放大。再加上,同样采用算法推荐的今日头条收购flipagram 、布局短视频后,两者的关系也可能变得紧张起来。由此,快手即使无意赴美IPO,能否将移动视频梦想照进现实社会仍需要时间和用户的检验。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重点关注泛娱乐领域的IP转化、商业模式、资本运作及战略合作,同时负责连续创业者专栏的相关报道。写作方式以深度报道、分析报道、人物特稿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