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舞邦CEO任珂珂:中国不仅有嘻哈,还有街舞

高阳2017-09-27 15:35

口述/任珂珂 舞邦创始人兼CEO 2008年,我从四川音乐学院毕业。那一年,本打算去美国百老汇舞蹈中心学习舞蹈。当时,这家学校还没有招过中国学生。我通过了申请,获得了录取,却没想到在办理美国签证时遭遇了拒签。好一段时间,我很受挫败,不知所措。

随后一年,我开始了北漂生活,在北京给艺人伴舞、编舞,也去电视台演出,跟着艺人走,非常辛苦,有时候一天只睡2-3个小时。我不太喜欢这种生活方式,2010年回到了成都,开始在四川音乐学院担任舞蹈老师。我不想向家里要钱,为了生计,我兼职在成都九眼桥的一家大型酒吧驻场跳舞。

后来,我在这家酒吧担任舞台总监,相当于舞台导演。视频、音乐、节目流程、舞蹈编排、服装、灯光、道具、舞台效果,所有环节都由我来安排和设计。没多久,我转做市场总监,从舞台走向了办公室。在这段日子里,我同时打了4份工,一到周末就会在四个舞蹈工作室之间来回奔波,到了晚上还要去酒吧工作,回到家里常常是凌晨4点。

舞邦前传:街舞跨国培训

我很喜欢街舞,虽然去不了美国,还是想通过各种途径向圈内的大师们学习。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能不能把世界各地的大师们请到中国来教我?于是,我尝试了自己能触及的各种渠道,比如:My Space,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络平台。我不断地与外国的街舞老师们留言,终于获得了反馈。为了降低学习街舞的成本,我问了身边的朋友是否愿意一起学,但需要和我一起分担老师到中国的教学费用,没想到有好几十位朋友都愿意参与,就像团购一样。

我自己去对接了舞蹈教室,顺利请来了美国街舞圈的大师,包括:Loose Joint、Fredy、Cameron Lee,尝试做了几次培训和跨国街舞文化交流。第一次上课,就有超过50位街舞圈的朋友参与。老师每次到中国来会待3-4天,教授6-8节街舞课。

为了与国外的街舞老师签约,我们在美国注册了一家公司叫SinoStage,翻译为中国舞台。前后我们策划了6次跨国培训。很多跳舞的朋友认为,这种培训形式很契合大家的需求,应该机构化、标准化来运作。同时,我也越来越不习惯酒吧的工作和生活。酒吧是以狂欢为主,更多是情绪的发泄,并不能在工作中融入太多的艺术。2013年,我开始全职创业,租了一间70平方米的工作室,这就是“舞邦”的雏形。

前期,我们专注于成都本土的舞蹈培训,招募了当地的街舞老师,却发现日常课程少有人报名。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外的街舞大师课程异常火爆。这些国际街舞大师都在圈内享有极高的知名度。我们会把所有的大师课程拍成视频,在互联网上发布,单个视频能有几十万的点击量。于是,我们决定开始专注于邀请国际街舞大师到中国授课培训,并获得了天使投资。

创立街舞赛事Arena

2014年初,舞邦在成都保利中心开了第一家线下店,面积约300平方米。由于国际街舞大师们的背书,我们也开始全职签约到一些当地知名的街舞老师。这一年,我们招收了1000多名会员。

2014年10月,我们策划了中国最大的一次国际街舞大师巡游教学,为期20多天,邀请了4位大师分别在北京、上海、成都、郑州4个城市进行授课,包括:Anthony Lee,Mike Song,Pat Cruz和Bam Martin,他们都来自美国洛杉矶。当时,这场活动让整个中国街舞圈的人都为之震撼。此后,舞邦与越来越多的国际街舞大师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中国的街舞比赛Keep On Dancing(KOD)做了10年,但因为发起人的个人原因,比赛将在2014年结束。当时,美国已经有几个成熟的比赛品牌,包括:Vibe、Culture shock、Body Rock、Work of Dance。Kinjaz的创始人Anthony Lee自己也是Vibe品牌的创始人之一,我们都叫他“安叔”。他找到我商量说,我们可以一起合作发起一个属于中国本土街舞人群的新赛事品牌。我们将比赛类型定位于齐舞,大家一起跳,而不做1v1形式的battle。随后,我们确定了比赛的框架和内容,开始快速推进。

2015年5月,Arena街舞赛事品牌上线,中文叫做“舞朝竞技场”。全国范围内有几十个街舞团队通过视频投递的形式参与了报名。我们挑选了20个团队进入复赛。这些团队分别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武汉、长沙、成都、重庆等城市,参赛人数超过500人。有8位国际街舞大师担任评委,我们也同时完成了相应的街舞培训合作。

推广Urban Dance文化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有一位来自美国的学员在成都的美国领事馆新文化传播部工作。在他的引荐下,我们与成都美国领事馆一起合作进行了美国Urban Dance城市创意舞蹈的宣传和推广合作。

Urban Dance兴起于美国,是一种舞蹈综合体,不仅仅专注于舞技,还融合了故事情节、场景、音乐、设计,更像是舞蹈电影。我们邀请来了Urban Dance的创始人Shaun,他是Big Bang的编舞老师。有一首歌叫Wedding Dress,其中的舞蹈类型就是Urban Dance。

基于和美国领事馆的合作,我们一起在成都开了一场发布会,希望将Urban Dance引进中国,于是我们的街舞赛事品牌Arena成为了一个合作的载体,比赛形式也将融入Urban Dance的很多理念。参赛队伍中,第一名将获得一万美金奖励,第二名获得五千美金,第三名获得两千美金。同时,美国领事馆承诺,将为获得第一名的街舞团队成员发放邀请函,邀请他们前往美国进行街舞方面的文化交流。

2016年,Arena中国赛事获得冠军的团队成员都拿到了美国签证,舞邦一共组织了60人去往美国洛杉矶访问当地的街舞大师,并进行学习和交流,往返机票由舞邦承担。第一次有这么多街舞发烧友集体前往美国进行文化交流,在一定程度上,这可以说是中国街舞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事件。

从线下到线上

2016年7月,舞邦在成都仁恒置地广场开了第二家线下店,面积约500平方米。这家店与挪威的Quick Crew街舞团队联名合作,他们提供老师资源,由舞邦负责运营。这一年,我们有了一千多万的收入,盈亏基本平衡。

到2017年,Arena街舞赛事已经做了第三届。舞邦的第三家线下店也即将落地,这家店与美国的Kinjaz街舞团队联名合作,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超过15000名付费会员。

街舞培训行业的核心在于艺人和老师,他们都是个性而新潮的人。如果对他们的个性化追求和性格不够了解,很难获得他们的认可,公司也难以进行管理。每个行业都有江湖,而在街舞的江湖里,很重要的一点是被大家认可。

今年开始,舞邦的线下培训将启动跨地域扩张,我们也会继续打造中国街舞赛事Arena的品牌。此外,舞邦也在策划打造一个线上的街舞社区。基于我们积累的国际街舞大师IP资源,我们将持续输出高质量的街舞内容视频,结合直播等形式,从线下走向线上。

(经济观察网记者 高阳 采访整理)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国际史硕士、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战争系硕士。2016年2月加入经济观察报·公司新闻部。主要关注早期投资、创业领域。擅长人物专栏、调查和公司报道。负责专栏:花蕾之约、VC投资笔记、PE家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