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终特刊·新青年|宿华:记录生活的重量超越商业价值

安凌飞2017-12-28 22:20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安凌飞

“我们其实在解决一个社会问题。”2017年年末,在一个科技媒体的活动上,带着眼镜、身着休闲衬衫的快手科技创始人、CEO宿华给观众展示了一段视频。

一个蜂农靠几根绳索,艰难爬上悬崖采野生蜂蜜。陡峭的崖壁,晃荡的保护绳索,嗡嗡飞舞的野蜂……而当他最终将一块流着蜜的蜂巢收入竹筐,在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大家原来认为,蜂蜜只是放在罐子里的糖,”宿华说,通过在快手记录采蜜过程,这位蜂农的蜂蜜卖的越来越好。而通过这段看似简短粗糙的视频,在餐桌旁品尝蜂蜜的人也能更真切地体会到蜂农的辛苦,感受到这来自悬崖的野生蜂蜜的珍贵。

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快手橙色的logo图案时时出现在最繁华地段的户外广告位上,各大卫视的黄金档综艺节目和几档深受年轻人喜爱的网络综艺节目中,也时时能看到快手上的有趣视频和搞笑段子。

7年来,快手从默默无闻成长为累计7亿注册用户、日活1亿的“全民APP”。2017年12月22日,在中国联通发布的基于联通移动互联网数据的“沃指数”中,快手以月活跃用户2.8亿的骄人数据位列中国移动应用APP总排行榜第八名。

与公司收获的巨大名声和坊间传说的百亿估值相比,他更在乎的,是快手用科技提升了更多人的幸福感。快手对于宿华来说,不仅是他的第34个创业产品,对他来说,记录每个人的生活,促进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超越了商业价值。

AI基因

直到考上清华大学,坐火车来到北京,湘西少年宿华才第一次离开家乡。在那之前,他的生活与其他孩子没有太大区别——生活在街坊邻里常年相处、抬头就能碰见熟人的小镇,打街机、拉二胡、吃瓜子……小时候爱好一直延续到今天,同样,宿华对普通人的喜怒哀乐的洞察和对市井生活烟火气的热爱,也深深地影响了他对社区、技术和产品的看法。

在清华,宿华延续了学业上的优秀,在大学第二年,他以全班排名第一的成绩转系到软件学院,从此踏上了“码农”之路。

2006年,宿华从报送的清华计算机系的博士项目中退学,加入谷歌。一方面为了更好的收入以照顾家庭,另一方面,他亦希望继续在工业界钻研深造——在谷歌,他接触到了人工智能,并和同事一起研究和应用机器学习。

无论宿华在谷歌、百度的工作,还是他后来的创业项目,都和AI紧密相关。AI 在互联网领域最早的、有价值的大规模应用,是网页搜索引擎,和搜索广告,当时,AI 可以优化点击率、CPM 、CTR,能够产生很大价值。

十几年前,AI概念远不及如今的热度,但当时宿华就认为,人工智能是最先进的生产力,而自己掌握了最先进的生产力。即使创业的过程中一直跌跌撞撞,他依然坚信这一点。

在快手之前,宿华先后尝试过33个产品,都和AI相关,在他的早期创业项目中,曾试着AI 帮助不同平台,例如搜索引擎、婚恋、团购等。“有一天,我突然认识到,AI其实是服务业,”宿华用做家具来打比方,AI只是锤子,是服务于钉子和其他材料的。于是,他决定,要自己“造家具”,自己设置场景,把最好的AI技术用在这个场景里边,让这个场景下的业务能够运转得更加顺畅,效率更高,产生更大的用户价值,最后能够将其中的一部分转化为商业价值。这个商业价值又能够反哺团队、反哺业务,让用户的场景更加顺畅、流畅。“你打开快手浏览,会发现一条维修工人发布的视频,会有许多同行在评论里留言鼓励;一个制作传统糖画的老师傅发布的作品,也会有许多90后在评论里请教过程。这种精准的推荐带来的交流,及由此产生的温暖、被理解,就是快手技术的温度。”宿华说。

宿华介绍,如今,快手拥有7亿用户上传的40亿条短视频库存,作为机器深度学习的大数据系统,基于AI技术支撑的视频理解能力和个性化分发机制,通过对人的理解、内容的理解,及人与内容之间的精准匹配,快手能够帮助用户迅速找到彼此喜欢的人,促进人与人之间的理解,让每个人在快手找到独特的幸福感。

“有一句老话,‘听其言,观其行’,AI 最擅长的是观其行,通过他(她)的行为去知道他(她)背后的所思、所想、所求,而不是去问他(她)。”宿华认为,如果用AI和一个具有基本智商、情商、同理心的人PK,在理解某一个人的时候,真人肯定比AI做的好。但在同时理解一千万、甚至一亿个用户的时候,真人是做不到的,但AI却可以。

壮士断腕

2013年,经投资人牵线,宿华认识了想要做视频社交的程一笑,也找到了理想中的AI应用场景。快手从五道口一套三室一厅中开始转型,到现在搬进清华科技园的办公楼,快手团队也做了四年多基于AI的实践。

快手最初是一款制作动图的工具。当时做出“壮士断腕”的决定时,宿华和程一笑曾经经历过日活跳水90%的跳变。“转变之前还有大几十万人的日活,之后就只剩下几万。”宿华分析,以前在“GIF快手”时代,动图分享曾经创造过100万日活的好成绩,但因为缺乏分享功能开始缓慢下滑。“当时还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宿华说,“我们不愿意经历那个缓慢的过程,还是希望直接做正确的事。”宿华认为,快手从诞生以来,只希望解决一件事情,那就是“记录”,他希望这是个每个人都能记录自己的平台,不管是三里屯展示美好青春的时髦男女,还是湘西小镇记录日常耕耘的朴实老人。

在过去的四年多时间里,快手一直坚持着没有推荐位、排行榜、不设转发、不与用户签约的原则,不断地打磨技术和产品。直到2016年年中,快手都没有做过任何市场推广,但其各项数据一直稳步增长。

2015年1月,快手的日活跃用户数突破一千万;2015年6月,注册用户数破亿,2016 年4月,注册用户突破3亿,2017年9月,平均用户使用时长超过60分钟,同年11月,日活跃用户超过一亿……有太多值得纪念和发布的里程碑时刻,宿华和程一笑依然保留了他们最初创业时的庆祝方式——一起去公司对面吃一碗拉面。

从技术男走向CEO

2016年上半年的一天,宿华被公司的CTO叫了过去“骂了一顿”。

“请你以后不要再写代码了。”CTO说,“你写的代码确实不错,但如果出了bug,你说人家工程师是骂你还是不骂你?骂你怕你开他,不骂你他又烦燥。”

就在那一天,这位全公司最喜欢写代码的工程师决定,要结束程序员生涯,将全部时间投入到快手科技CEO这个身份中去。

他面对着太多挑战,在内部他需要管理一个员工人数一年内增长数倍的公司,在外部,制定发展战略、融资、代表公司参加各类活动。“我过去一直是产能最大、但最不听话的那种工程师,无组织、无纪律但是有能量。”然而,转型之后,他恰恰要面对管理团队中“宿华式”的优秀人才,的确是不小的挑战。

直到今天,员工数已经超过千人的快手依然保留着从公司成立时建立的“规矩”,管理扁平化,同事互相称 “老铁”、“同学”,但不允许称呼“某某总”。不过,宿华依然保持了一点点做领导的“特权”,他宣布,大家可以叫他“华仔”、“华哥”、“华华”,但绝对不允许叫“华叔”。

作为一个超级独角兽的CEO,宿华也正在迅速成长。2017年,他被湖畔大学录取,第一次走进乌镇的会场,他略显腼腆的笑脸,在互联网“大佬饭局”中被抓拍到,也开始逐渐向外界透露快手在商业化方面的打算。

与许多在产品早期即开始商业化的产品不同,快手更像是一家“慢公司”,在日活达到4000万左右时,才开始启动商业化,在快手上,并不那么容易找到广告,在宿华眼中,“对用户好,才是最重要的。”

宿华介绍,快手的商业化途径包括信息流广告、直播虚拟礼物分成和游戏联合运营。信息流广告基于AI技术分析出视频的主题和每个人的偏好,广告推送千人千面,精准触达;在直播中,价格低廉的虚拟礼物进一步提升用户和其粉丝的互动感受,而游戏联合运营契合了部分快手用户的本身兴趣,将游戏运营嵌入到社区。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常驻北京,曾任职于中国商报,关注领域为零售、旅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