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终特刊·新青年|尹烨:最好的商业一定是最大的公益

郑淯心2017-12-28 22:41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郑淯心

2017年5月,姚晨为《天方烨谈》播放量超过1000万送上祝福,半年后,《天方烨谈》播放量已经突破2000万。在刚刚过去的圣诞节特别节目中,尹烨将幕后工作者推到了台前,向公众介绍了被他称之为“有后台、有背景”的科普团队,而且信心满满地表示公众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牛人出场”。

CEO带着员工做科普,还做得风生水起,这在国内企业并不多见。对于科普的目的,尹烨说,坚持是有力量的,越来越多人了解基因科学,运用知识让自己和身边人更健康,就是这个节目的意义。

科普与公益之路

尹烨兴趣广泛,拿到保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没事干就考了厨师证,还兼职在Ebay销售车模,一度做到了销售冠军。他讲话语速极快,据说练过相声贯口。从小就养成阅读习惯的他爱好诗书词画,出口成章,并热心向公众推荐好书。

自媒体盛行,互联网上观点泛滥,也充斥着流言与伪科学。而尹烨在喜马拉雅电台上开办的《天方烨谈》已播出342期,话题广泛,既有《喝牛奶怎么选》、《吃苹果也致癌》、《减肥吃什么》、《抵御雾霭,你戴对口罩了吗》等生活类话题,也有《年轻人为什么得癌症》、《关于疫苗,明白这些就不慌》、《每个人都是罕见病基因携带者》等疾病类话题。

在尹烨看来,科普就是公益;而要做好公益,采取实际行动刻不容缓。以防治包虫病为例,包虫病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定义为全球被忽略的17大疾病之一,它是由棘球绦虫的幼虫寄生引起的人畜共患寄生虫病,该病潜伏期较长,发现时往往已到晚期,中国目前是包虫病流行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包虫病,主要分布于西藏、新疆和青海等省区的牧区或半农半牧区,是严重危害民族地区居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影响社会经济发展的重大地方感染性疾病。因此,远离包虫病,预防是关键。

为了做好包虫病的早期筛查和诊疗,2017年8月,尹烨和同事们登上了高原,他们不仅将防治包虫病的一百台“-86℃超低温专业冷冻冰箱”送上高原,而且通过直播平台在这趟横跨4000余公里的旅程中坚持做科普。他说,没有真正走过青藏线的人,不会理解“眼睛上天堂,身体下地狱”的感受;没有对生命科学的热爱,也不会懂得在海拔5000米之处甚至大雨中坚持做直播的快乐。

于是,伴着青藏高原的风声、雨声,我们听到了《大昭寺门前的“种痘碑”》、《一部天花传,半部人类史》、《关于艾滋病,这些你可能还不知道》、《盐湖说“盐”》、《为啥别人能上高原,你就不行?》、《高原上,我只怕“流感君”》等精彩节目,跟着尹烨一路向西并回顾人类和传染病的斗争史。

“如果能把藏区的包虫病控制住,我们就有信心将全国的包虫病控制住,并且协助一带一路沿线和周边国家将包虫病控制住。”尹烨说。一路与医护人员、患者沟通的尹烨情绪复杂,感动于医护人员的付出,也为挣扎于病痛中的患者感到心酸,更坚定了要在2020年前基本控制甚至消灭包虫病的决心。

自7月份开始,华大基因已经协助西藏自治区疾控中心完成了83.6万余份样本包虫病抗体IgG检测,这赫赫战绩是一批华大人持续174天不眠不休的奋斗成果,标志着“人虫首战”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而且是提前、超量完成。

这不是华大基因第一次投身公益,尹烨对公益的关注也不止于此。他多次提到,华大基因就在这个位置上,一定要做好对得起时代的事;对于一个敢讲情怀的组织,请大家一定查看它的历史,因为历史是改写不了的事实,看它的过去就能知道它的未来。

回到2003年SARS肆虐之时,华大基因用10多个小时就测出了SARS病毒序列,用96个小时就做出了SARS病毒酶联免疫试剂盒。这对于刚刚加入华大基因才一年的尹烨来说,是一个报效国家的机会,他从来没有担心个人安危,主动请缨,全程参与。为了尽快准备好认证材料,尹烨在电脑前奋战了36个小时,赶出一百多页材料,掉的头发在键盘上铺了一层。顺利通过认证后,他和同事们还向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挥部捐赠了30万人份的SARS病毒酶联免疫试剂盒,获得了时任国家主席的胡锦涛“想中央之所想,急抗病之所急,办群众之所需”的高度评价。

回首往事,尹烨也只是一句话,“能为当时这个事出一点力,对我来讲是很荣耀的事情”。

实际上,尹烨一直心系罕见病群体。说起罕见病,尹烨情绪略显激动:“每个人出生都携带基因缺陷,只有小部分人患上目前无法治愈的罕见病,他们最可怜,替我们所有人承担了不该承担的痛苦,所以健康人应该帮助他们,基因科技应该承担应有的责任。”

除了启动许多罕见病救助计划,华大基因还联合深广电公益基金会成立“华基金”,并宣布全球永久免费为重型地贫患儿提供HLA配型检测,为每位重型地贫患儿和家庭带来希望。

截至11月25日,地贫免费配型项目已完成3624例样本,涉及约1324个家庭,122个配型成功。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样本中,有9个患者找到了100%匹配的非亲源配型供者(6个基因全相合)。这是非常难得的,因为一般来讲,非亲源配型成功率在万分之一甚至更低。另外,尹烨也还在筹划成立光基金等专项基金,以帮助包括遗传性眼病患者在内的罕见病患者。

在消灭人类疾病的征途中,尹烨个人出资100万元,携手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深圳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联合发起了“狂犬病科研计划”,旨在推进狂犬病治疗的临床研究。此事的起因是,华大基因利用高通量测序技术在收到标本后24小时确定病原,为狂犬病的诊断提供了有力支撑,也让尹烨看到了病原宏基因组学对于精确诊断狂犬病的重要性。尽管目前狂犬病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患者一旦发病,只能存活数日,死亡率接近百分之百,但是尹烨坚信,“医学的进步不是一定要起死回生,只要比之前进一小步就是进步。但这一步需要有支持,有临床上的支持,有政策上的支持,也有经费上的支持。我是做传染病诊断试剂起家的,我看到了这个希望,就希望它由理想变成现实”。

立足于科研本身,尹烨带着同事们发起了“大豆回家”、“生命周期表”等公益项目。在他看来,小米和大豆是中国农业可以掌控的两个物种,小米的科研与应用已经通过华大基因的验证,而对大豆的研究仍须科学家们进一步的努力。谈起近些日子启动的“生命周期表”计划,他告诉我们,这是打造生命科学领域的“化学元素周期表”,旨在通过基因测序对物种进行数据挖掘,发现隐藏在数据背后的生命规律,最终实现“数字化动植物,数字化地球”的宏伟目标。

上市与公益之心

虽然尹烨成为了生命科学领域的科普网红,但近期的受关注却不是因为科普,而是一次点头。“喝凉茶能延长10%的寿命,华大基因CEO点赞”的新闻将尹烨推向风口浪尖,对此他一笑置之,表示做好自己就好,不在意外界的看法。

2002年,他大学毕业以后就来到华大基因工作,当时是诊断试剂公司研发部的一名技术人员。虽然一直供职于华大基因,但他的履历十分丰富,因为这十几年间,他几乎每年换一个岗位,最终成为首席执行官,也是华大基因创新的“三发三带”模式培养的经典样板。

尹烨说,三发就是科学发现、技术发明、产业发展,三带就是以项目带学科、带产业、带人才;而华大基因正是一个实现了科学发现、技术发明、产业发展三位一体的组织,必将开创一个无比精彩的生命未来。这十几年亦是华大基因的快速发展期,作为华大基因发展历程的亲历者,尹烨已与华大基因的组织精神高度融和。

2010年前,华大基因并未向资本敞开大门。为了打造工具平台,为了不被国外基因产业巨头牵制,华大基因主动拥抱资本,于2017年7月14日敲响了上市的钟声。值得一提的是,敲钟人是罕见病患者,其中还有华大基因的“唐宝宝”(唐氏综合征患者)员工。

当天晚宴的菜谱也别出心裁,是由39种食材组成的15道佳肴,而这些食材的基因组大小加起来是300676MB,恰好华大基因的股票代码也是300676。还有当天晚宴的坐席竟是一幅生命全景图,座位没有主次之分,将华大基因完成的测序物种和完成时间作为桌号代码。

两天没有睡觉,忘记几顿没顾上吃饭的尹烨在敲钟仪式后终于感到了饿,吃了一碗泡面,合衣躺在了沙发上,一躺就睡着了。不知道谁给他盖上了衣服。当天早上,他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内容是这么一句话“无法完全描述此刻的心情……人生第一个19年,我拿到大学保送通知;人生第二个19年的7月,我将见证一个伟大组织的上市,老天对我着实不薄!自12年7月前往谈判开始,五年了,今夜我终于可以好好醉一场、睡一觉了!”

当日的上市晚宴,聚光灯下也找不到尹烨的影子。作为幕后总策划,他一直在灯火阑珊处掌控节奏,关心着所有到场的朋友们是否得到足够的照顾,惦记着把他们一个个请上台来,表达谢意。

有人问过尹烨:“是什么撑着你,难道是市值?”他回答:“市值是结果而不是目标。为股价高低动心,那最多是多巴胺;为梦想而奋斗,那才是内啡肽。”对此,他这样解释,多巴胺是刺激感满足,内啡肽是成就感满足;希望大家多活在内啡肽的世界里,因为内啡肽能帮助我们不断取得成就,也能更好地平衡事业、学习和家庭。

从创办到上市,这条路华大基因走了18年,个中故事只有局内人体会更深。作为华大基因CEO的尹烨,曾遇到过一次危机,一个让华大基因部分业务一度停运的寒冬。

2014年,就在华大控股(华大基因为华大控股的上市公司,华大控股还包括基因库、研究院、华大农业等部分)准备推动子公司华大科技在港股上市、华大医学在A股上市时,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紧急叫停基因检测临床应用,华大基因的主营业务无创产前基因检测等囊括在内,原本光明的未来突然变得未知。在这一特殊时期,尹烨做出不领薪的决定。当他在微信群里说不领薪后,马上就有许多人回应,表示同样不领薪,相信华大基因能渡过难关。至今尹烨的手机中还保留着一张截图,他指着那张图告诉记者,“这是副总,这是总监……你看,这就是华大人,我们很团结。”尹烨语气中透露着自豪。

所幸,这次危机终于安然度过,五个月后,华大基因成为首家获批的产前基因检测服务机构,得以重新开展业务,继续致力通过基因科技造福民生。

从数字上看,在无创产前基因检测上,华大基因使深圳孕妇的筛查普及率达到了60%以上,配合政府将该项检测纳入医保,使得深圳孕妇可以免费使用;在个人的全基因组测序上,华大基因将其价格持续下拉,直至去年降到600美元,这是中国第一次领先于美国,彼时美国价格是1000美元。

面对一些质疑的声音,尹烨明确表示,不希望华大成为短期投机者的套利工具。在他看来,做好主业坚持走下去,大家会知道华大基因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市值是一个结果,不是目的。华大基因从来不是为了追求股价而上市的,资本在华大基因也不可能有较大的角色和地位。

上市,使得华大基因更多走进公众视野,在挑战大众认知的同时更多传播公益力量,可以跟世界一流生命科技公司一较短长。在这个意义上,尹烨认为,最好的商业一定是最大的公益。至于股价,他提醒广大投资者用平常心对待,更期待投资者看好华大基因的长期价值和内在价值。

在采访过程中,谈到科普与公益,始终带着亲切微笑的尹烨笑意更深。或许,这就是华大基因这家机构的精神力量,又或许,是爱好人生七雅——“琴棋书画诗酒茶”的他为华大基因增添的光辉。上市后的华大基因,将迎来高速发展的新阶段。操持着华大基因“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尹烨,通过科技加持公益,想必会让造福落地姿势更美。

尹烨强调说,他用16年的亲身经历,证明了这是一个不断创造奇迹的组织,证明了这是一个不断出英雄的组织。华大基因,是一个以群体形象存在的组织,所有的荣耀归根到底就是独特而强大的文化和平台。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