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乌镇大会名单里的“密码”:哪位互联网大佬缺席?哪些江湖新面孔登场?

宋笛2017-12-03 18:2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宋笛/文

12月3日,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迎来了它的第四个年头。

从2014年开始,这个会议就开始不断的向中国经济释放所谓“新经济”的影响力 。

这种影响力的来源很大程度取决于参会的人员——拉开长长的名单,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张朝阳等一批最庞大互联网企业的核心人物从未缺席。

也有一些值得关注的新面孔,比如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王晓峰、快手科技创始人宿华、链家集团创始人左晖。

这份名单是一份来自互联网科技领域的“摘要”,它的每一次调整,都可以看到互联网科技版图所出现的变化。

刘强东归来

刘强东在2017年重返乌镇会场,此时,京东天猫正在进行又一场“公关战”。

2016年,刘强东因为“要发布财报、脱不开身”为由缺席了当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

在这一年,刘强东一手创办的京东正遭遇一些麻烦,京东亏损的状况维持已久,这逐渐让一些投资人丧失了耐心,由此京东的股价在这一年的年中遭遇大挫,同时京东商城的交易总额增速也正在出现下降。

曾经为京东“一夜白过头”的刘强东不得不重新重新回到业务领域,对京东的人事、业务结构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其中一个值得注视的措施是:刘强东开始筹划将京东金融业务分拆出去,并在随后的私有化过程中调整了其股东持股比例。

这些措施无疑要牵扯巨大的精力,在此之前,刘强东正在尝试让自己从具体的业务中抽身。这一年,刘强东已经42岁了,这个年龄当然比马云、李彦宏、马化腾要小一些,但是比起紧紧追在后面的程维、张一鸣、王兴,还是要大一些。

尽管在舆论场中,“刘强东”这一形象已经成为了一个足够热门的符号,但是如果以一个世俗的标准——公司市值——来判断,京东距离BAT之间仍有差距,按照11下旬的股价计算,阿里巴巴市值接近4900亿美元 。腾讯市值折合超过5000亿美元,百度市值超过850亿美元,而京东的市值超过550亿美元。

刘强东的归来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在2017年第一季度,京东交出了一份里程碑式的财报,该季京东首次真正意义上实现盈利(以美国一般公认会计原则计),并且毛利率略微提升,年活用户大幅增长。至2017年第三季度,京东的盈利已经增至10亿元以上。

携带着亮眼的成绩,刘强东重返了2017年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 折返间再次证明了一个积极中略带焦虑的事实:京东离不开刘强东。

迅雷掩耳

迅雷创始人邹胜龙在接连参加了2015、2016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后,缺席了2017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其一手创建的迅雷,就在11月末突然因为一次争议事件再次回到公众眼中。

11月28日,迅雷发布公告,表示要撤销迅雷大数据旗下迅雷金融、迅雷易贷等业务的品牌与商标授权。当日,迅雷大数据发布公告回击。

此后,两者间争斗持续升级,刀刀见血。迅雷大大数据控诉迅雷开展的玩客币业务属于变相ICO,涉嫌违法集资;迅雷方面则表示迅雷大数据的大数据金融属性有风险。

直到此时,人们才发现,这家曾经在PC互联网时代拥有庞大流量的公司,已经衍生出了一个如此庞大的金融业务链条,所有在2017年备受争议但可以及时带来回报的业务,比如ICO、现金贷几乎均可以在这家公司找到踪影。

迅雷起家于下载软件,这是一个在PC电脑时代几乎不可或缺的业务领域。但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从几乎根本上否定了这一业务的逻辑基础。自此,迅雷进入了一个漫长的转型时期。

云计算是迅雷选定的业务方向,在小米成为迅雷最大的股东后,这家下载软件开始尝试在云计算领域拓展出一片新的天地。

这条路走的并不顺利,云计算是目前科技企业必争的兵家重地,巨头们在这一领域投入巨大,在海量资金的投入下,迅雷并没有明显的竞争优势。资本市场反映了迅雷面临的困境,自2014年于纳斯达克上市后的半年时间中,迅雷的股价一路走低,市值缩水超过30亿元。

而自从2017年10月中旬以来,迅雷的股价却出现了大幅度的上涨,在一个多月的时间中,迅雷股价累计上涨超过4倍。

一位投资人对经济观察网表示,迅雷股价上涨与其所发行的“玩客币”相关。这是一种基于区块链系统的数字货币,尽管迅雷多次强调不得在交易平台交易该币种,但玩客币在币圈的价格仍然在不断上涨,价格一度上涨超过80倍。作为发行方,迅雷保有3亿个玩客币。此外,作为玩客币的“矿机”——可以产生玩客币的机器——销路畅通,并且价格也不断在上涨。

在此次争议事件出现后,被指在涉嫌“ICO”的迅雷股价出现了巨大的下挫,一度下跌超过20%,但是此后又出现了一波回升。曾经使用迅雷的用户或许难以想象,这家颇具知名度公司的命运,在若干年后,会与金融、投资如此牢固的捆在了一起。

“名利场”游客

一些新面孔出现在了2017年乌镇的名单中,比如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王晓峰、快手科技创始人宿华、链家集团创始人左晖,互联网流量和中国经济版图的微弱变动都会催生出一批新的面孔。

有“老人”离席,就会“新人”入场,在乌镇这座名利场中,从来不缺乏让人印象深刻的热点和话题。

这些“新面孔”的前方有程维、王兴们,再前方还有马云、雷军们,而在这些新面孔的背后,多的是一闪而过的公司和故事。

2016年,前途牛网总裁严海锋第一次参加乌镇大会,在此前的两年时间中,这家企业在品牌推广上投入巨大,当年多个热播的综艺节目中均可以看到途牛的广告,比如第四季奔跑吧兄弟。这些广告投入让途牛这一品牌的关注度不断上升。

而从2016年年中开始,途牛改变了以往大幅度烧钱的策略,开始转向以盈利的目标,在经历了持续一年的调整后, 途牛终于在2017年第三季度实现了盈利。但严海锋本人也在这一节点辞去其首席运营官职务,担任了小黑鱼科技的CEO。在今年的乌镇名单中,已经看不到严海锋这一名字。

今年的乌镇的新热点属于“共享单车”,人们好奇的是,目前第一梯队的两家企业,摩拜单车和OFO会否走向合并?

这已经是一个一次又一次被排演过的“剧本”了:在“列车”略有迹象时,巨头和机构排队鱼贯而入,按序上车,添炭加火,并在合适的时间,以一次合并完成对一个行业价值的变现。此前的滴滴、 快的,美团、大众点评合并的案例不断的印证了这一模式的有效性。

排演这一剧本的巨头格外眼熟,毕竟,无论如何,总会在每年的乌镇看到他们的出现。

经济观察报 要闻部记者
曾在中国企业报担任记者,目前主要关注于科技类、创业类产业政策、创投领域以及交通物流领域。擅长深度报道和人物特写。
个人微信号:didi8580